2015年05月27日

和妹妹相約在那狗尾巴草的季節!



妹妹,你選了一張最漂亮的留言扉頁送給了我,可是,單薄的紙頁怎能承載這感情的厚重?

你看向我時,黑色的瞳孔裏總是閃耀著星星般的光彩,和暖的笑容是清風拂過水面蕩起的漣漪,似乎你從未大笑過,可這絲毫不影響你月牙般的美麗。

是不是每個人的青春都經歷過一段逼仄的胡同呢?那裏有我們不為人知的自卑和惆悵,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無病呻吟,有少年維特的煩惱輕狂,我們迷惘彷徨,失意落寞,像無根的飄蓬搖擺著、蹣跚著、跌跌撞撞著……

我記得那是在上完“語言陌生化”的一堂課後,你捧著“狗尾草”、“泥土”、“玫瑰刺”這類脆弱晦暗的意象讓我批閱,“為什麼看不到陽光一點的東西呢”——我輕描淡寫的問,你把頭低了又低,說感覺自己就像這些事物。我看向你,思考著,你們這個年齡的孩子,已經懂得如何取悅老師了,你一定也懂。但是你選擇了忠於自己。一瞬間,我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前那個因為家境貧寒而敏感脆弱倔強固執的自己,我堅定地告訴你:狗尾草雖然平凡醜陋,但是它生命力頑強、是報春的使者。之後,我們沒有再說話,我只是一遍一遍的撫摸你的頭,看著你,我們的眼裏都噙著淚花,但它們最終沒有落下來!

再後來,我上課偶然間提起跟你們英語老師出去吃飯的趣事——初衷是簡單吃點,然而彼此都是不折不扣無肉不歡的享樂主義者,最終把“簡單吃點兒”演變為燒烤全席。也許伴隨著同學們的撫掌大笑這件事也就畫上句號了。孰料下一次正式考試時,你卻濃墨重彩的將它們寫進了方格子裏。結局很慘,我批你跑題,只給了可憐的一點分數。然而你卻微笑著平靜的接受了。

你一直在努力地學習語文,我知道。

也許在你心裏,還會為自己的語文不是最好的而自責遺憾,其實你不知道,你一直是我的“得意門生”。你對語文的那份熱忱,已經讓數學老師和英語老師“羡慕妒忌恨”了。她們驚訝於我的神奇,認為你那麼偏愛語文而輕視其他,只是因為我把你叫到辦公室握著你的手,跟你談話了。到底是不是因為“親其師”才“信其道”,答案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開在了我的心裏,那麼明媚、那麼清亮!

萋萋芳草,脈脈斜陽。與你的離別使我悵然若失!因為,我們的情誼經過時間的鍛造醞釀,早已濃釅如酒。

有一天,這張你為我精心挑選的卡片會如秋後的狗尾草,湮沒它的形跡。

但我確信,那暖如春陽的記憶、那彼此含淚的微笑、那指尖觸摸碰撞出的默契、那青春日記裏流淌出的詩行……會如每一季裏萌發的春草,更行更遠更生,令你在多年以後的某個午後,禁不住,莞爾……

這是寫給你的留言,落款是“老師,XX”今天上課時看到你的空位,突然間感覺落款不恰當,對你,我自稱姐姐才恰切。

中考倒計時的牌子已經變成了兩位數,我沒有過多的時間想你了,不過我向同學們發出了邀請,希望你們在中考結束後來我家,我給你們做我拿手的好菜,你,一定要來!

聽你們歷史老師說前天她上課時,同學們唱《同桌的你》送你,你哭的很厲害。我不在,幸好不在。你現在走的路是你自己選擇的,我相信這比坐在這裏等著過獨木橋更適合你。既然是好事,我該微笑著跟你揮手。那麼,就唱一首《一路順風》吧: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們一句話也沒有留,當午夜的鐘聲敲痛離別的心門,卻打不開我深深的沉默……當你踏上月臺從此一個人走,我只能深深地祝福你,深深地祝福你,最親愛的朋友,祝你一路順風……

妹妹,春天來了,讓我們靜靜的等待狗尾草的春天。相信,那一定無比美麗……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7:42Comments(0)康泰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