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4年08月12日

追問秋風夢,幾經離愁


時光匆匆的節奏,如水夢幻,交錯了故事的對點,歲月流逝的蹤跡,在指間的縫隙裏,留下了一串串灰色的眷戀。眼眸裏;明媚的憂傷,潤濕了秋風裏的情懷。那些被故事染紅的落葉,飄零在孤單的肩膀,寂寞地訴說著幾經離愁,好似歲月裏的往昔,又回到了最初;那相約的越南自由行老地方、秋天。

秋天的寂夜,又一次依靠在昏暗的窗前,看細雨綿綿,朦朧的城市燈火,迷離闌珊。很多次,心情就好像文字,遊走在記憶的筆尖,淺笑風生,傷詞萬卷,而何時,不喜歡輕拾記憶的斷章,演繹從前的美好。憂傷的絕句,律律點綴,如同季節的秋天,進入了四季的夢鄉,我亦不過如此,寂寞的煙圈,吐訴著憂傷的離愁,空蕩蕩的心房,缺憾的找不到,那一種等待許久的感覺。

一縷清風,吹起雙鬢的殘發,任由悲傷肆無忌禪的侵襲。問塵世間,幾經離愁,悲傷千尺?心涼好個秋。有些記憶,註定是回憶,有些人,從開始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了屬於曾經的倒計時,萬般皆殤何訴情衷?往事的苦水,沾濕了悲傷湖殃。而我故作姿態,用一種守望的眼眸,目視著風涼淒冷的劇終。

秋風起,心事飄零。從一路走來,腳下淩亂不堪的步伐中,我曾體會了世間的酸甜甘苦。生命的征途,就是我們每走過一處繁華,行過的萬水千山,然之;自拾那一份內心的淡泊,或許有太多的蒼涼,淒冷的感覺,才會明白,活在當下,還有明天未完的夢兒,隨一路前行的目標,再次啟程。或許如同那句;活著;從來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

故事裏,太多熟悉的背陰,曾走的街角,好似在這個秋天雨綿的季節裏,背負了太多的憂傷。許多的殘缺,都是那麼的美麗,曾多次在回憶的成池中,用清淺的顏色,描畫了憂傷穿行的輪廓,曾那一個與記憶深染的少年,遺忘了的韶華,不假思索著,幾經離愁裏,那些與時光有關的碎念,在某一時刻裏,輕易拾起,才發現,原來殘缺早已不存在。

生命裏有很多的過往,有時候;學著忘記,其實很難,反而記住,更是深刻。在感情的記憶裏,走過的蕭瑟年華,好似總會在每一個孤單而悲傷的段落處,角落旁,再次美好。在風起的時候,產生了想念,孤單的時候,思念的情緒苦不堪言,曾執著那以愛為名的故事,總以為幸福;會撒滿時光的康泰旅行社古道,輕踏著夢的音量,走向相偎的城堡。

寫下溫柔的箋卷,銘刻了秋風裏,那交錯的細碎流年。感悟一段光影,痛恨一段曾經,很多次,不想再提起關於和故事有關的一切曾經。驚慌失措的彷徨,總在這個季節輪回的變幻裏,讓我有了離愁幾經的錯覺。我不曉得記憶的盡頭,是否能夠拎出憂傷沉寂的灰塵?但我知道,過於感歎,最終只不過是一段美好的年華,芳華輕歎,終染指神傷。

流年靜好,默守歲月,夢的明天,輕端了一份渴望。青春的附加條件就是,我們要走的更遠,尋找前途裏的終點。微笑給歲月裏的每一場遇見,都有著萬般牽念,無數次擦肩而過總會有不經意的邂逅。人生的旅途,誰都是生命的過客,無數次不停地追逐,在歲月的變換裏縱橫交錯。寂寞的日子裏,有秋風吹過,縷縷情思顫動,感悟的情懷中,總有輕輕擁抱的滄桑。

幾經離愁,歲月傷痕,似水年華般行走的闌珊,是不是那些太急的風景?就算歲月裏的斑駁光影,用荒蕪的姿態相互欺騙,生命裏的承諾,一如守著時間賦予蒼老的答案,有時盲目的尋找來時的歸途,忘記了原本的高傲。走過一段蒼茫,才發現,最淡的就是時間的記憶,最傷的就是那一直拼命努力堅守的情迷。

追問秋風,何處是蒼涼?處處是蒼涼,心涼秋至,早已不喜歡用孤獨和悲傷,在日子裏對白。過於太多的感歎,是憂傷墜落的碎意。很不喜歡這樣的日子,很不喜歡哪一種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孤寂。生命裏的每一天,卻像註定的宿命,陽光下的天空,是想念一個過去,思念一個內心深處的人。若說;歲月逃離的蹤跡只是為了給時光畫上休止符,那麼;孤單的宿命是不是為幸福而承受過程?

塵埃裏的事,覆蓋著記憶裏所有的蒼白,倘若;悲傷沒有遺憾,那麼為何會有離愁?故事裏的句點,是得到與失去的結局,那些卑微在心牢裏的花開花落,就讓隨風而逝。歲月的河畔,依舊潮起潮落,芳華浮生,總會辜負曾經的那些年少無知。該忘記的搬屋,時間總會教我忘記,該離開的,已經走遠,轉身後的天涯海角,早已不是同一個世界。

清淺流年,用一季溫暖的擁抱,給自己一點安慰,即使歲月不堪的情迷,萬般苦惱,季節裏流露的離愁,繾倦心間,曾走過有風,有雨的征途,相信陽光依舊是溫暖明媚的,明天的希望,不會蹉跎這一刻的脆弱,永遠活給自己,必定要走過苦淚交際,相信總有一時快樂,只屬於和自己快樂的分享。或許自己太多憂傷,總會把時光留下的餘香,當成地久天長的回味。

人生如旅,也要同樣感謝悲傷和痛楚,若沒有慘痛的記憶,怎麼會讓堅強領悟心平氣和,淡定從容的姿態重赴生命的曲折線,無關風月的只是那一座內心的城池,曾為一段幸福往事,流連獨鐘,絕望跟痛苦,像一道憂鬱的微笑,傷而輕緩,孤而浮躁,悲傷過的淚水,孤單痛失的心碎,痛徹心扉後,依舊孤獨相送,羈絆不休的思念,是流年輕度的孤煙,勾勒在心間的離愁,是這一季不敢離去的滄桑。

追問秋風夢,幾經離愁,坦然的懂得,生命,終將是為美好而生,幸福為自己而活,那些似水流年裏,笑過的風生,過往的雲煙,早已經歷了奈何情深緣淺的冷暖離愁,就讓它們,滄海桑田。一場情深緣淺的漂泊,終將越不過緣來緣去的鴻溝,就算追問秋風,看盡落葉染紅,故事;依舊是繁華過後的風景。奈何不讓生命的旅程,繼續前行,在跨越和酸辛中,不斷的超越,尋找清晰的目標,定位新的起點?

讓生命的歡歌,淡而有味,讓離愁的追問,情散無痕。我們都是時間故事裏的過客,無須傷春悲秋,無須羡慕仰望,就算生命中的挫折,沒有繼續前行的勇氣,而卻,我們有一份平坦的心態,微笑給自己,溫暖給他人。一個簡單的心;是享受陽光和溫暖。一種平凡的生活;是活在當下最快樂的追求。任時光如駒過隙,這世間;總有一個理由,能讓自己堅強的內心感受靈魂中的幸福和快樂。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04:32Comments(0)旅遊團

2014年08月02日

千年的寂寞


有個年輕美麗的女孩,出身豪門,家產豐厚,又多才多藝,日子過得很好,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門檻給踩爛了,但她一直不想結婚,因為她覺得還沒見到她真正想要嫁的旅遊團那個男孩。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個廟會散心,於萬千擁擠的人群中,看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不用多說什麼,反正女孩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結果了。可惜,廟會太擠了,她無法走到那個男人的身邊,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消失在人群中。後來的兩年裏,女孩四處去尋找那個男人,但這人就像蒸發了一樣,無影無蹤。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禱,希望能再見到那個男人。她的誠心打動了佛祖,佛祖顯靈了。

佛祖說: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

女孩說: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你要放棄你現在的一切,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

女孩:我能放棄!

佛祖:你還必須修煉五百年道行,才能見他一面。你不後悔??

女孩:我不後悔!

女孩變成了一塊大石頭,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風吹日曬,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覺得沒什麼,難受的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看不見一點點希望,這讓她都快崩潰了。

最後一年,一個採石隊來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鑿成一塊巨大的條石,運進了城裏,他們正在建一座石橋,於是,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

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見了,那個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行色匆匆,像有什麼急事,很快地從石橋的正中走過了,當然,他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男人又一次消失了。

再次出現的是佛祖。

佛祖:你滿意了嗎?

女孩:不!為什麼?為什麼我只是橋的護欄?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

女孩:我願意!

佛祖:你吃了這麼多苦,不後悔?

女孩:不後悔!

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這裏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女孩每天都在近處觀望,但這更難受,因為無數次滿懷希望的看見一個人走來,又無數次希望破滅。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煉,相信女孩早就崩潰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她知道,不到最後一天,他是不會出現的。又是一個五百年啊!最後一天,女孩知道他會來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

來了!他來了!他還是穿著他最喜歡的白色長衫,臉還是那麼俊美,女孩癡癡地望著他。這一次,他沒有急匆匆的走過,因為,天太熱了。他注意到路邊有一棵大樹,那濃密的樹蔭很誘人,休息一下吧,他這樣想。他走到大樹腳下,靠著樹根,微微的閉上了雙眼,他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邊!但是,她無法告訴他,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盡力把樹蔭聚集起來,為他擋住毒辣的針灸美容陽光。千年的柔情啊!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為他還有事要辦,他站起身來,拍拍長衫上的灰塵,在動身的前一刻,他回頭看了看這棵大樹,又微微地撫摸了一下樹幹,大概是為了感謝大樹為他帶來清涼吧。然後,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視線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現了。

佛祖:你是不是還想做他的妻子?那你還得修煉。

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祖:哦?

女孩:這樣已經很好了,愛他,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哦!

女孩:他現在的妻子也像我這樣受過苦嗎?

佛祖微微地點點頭。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在這一刻,女孩發現佛祖微微地歎了一口氣,或者是說,佛祖輕輕地松了一口氣。

女孩有幾分詫異:佛祖也有心事?

佛祖的臉上綻開了一個笑容:因為這樣很好,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他為了能夠看你一眼,已經修煉了兩千年。

生命總是平衡的謢膚品,以一種我們瞭解或是不了解的方式。

問世間情為何物,乃是一物降一物。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00:24Comments(0)裝修後清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