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2日

竟然做陌上花

想起這些年來對生活的慘澹經營,心裏也感到悲戚,平淡流年裏,是該有一份淡然灑脫,用以抵觸世間灼灼烈火,唯恐傷害自己。而另一方面,我又以自己的方式快樂人生傷害自己,卻在別人面前假裝快樂,如是,我總是把自己照顧的很差,把悲傷隱藏的極好。

歲月深深淺淺的回憶,裝扮著人生,總覺得是因了回憶,生活不至於太單調,又覺得因了回憶,讓疼痛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生命的長河似乎是流到了盡頭。始懷念一些逝去的事,失去的人,以及流年裏枯瘦的回憶。用心去懷念,卻發現一切都變了,當初不懂得珍惜,以為人生本就是變幻,失去與獲得總會輪番上演的,並不在意。此刻,心真的疼了,很懷念那些年,懵懵懂懂的歲月,其實是真實純粹的平淡流年。長大後,在極力去演繹好人生這場獨角戲,又在他人的配角戲裏演砸了。

身邊的人換了一群又一群,記住的遺忘了,熟悉的陌生了,有的人把我的心當做了驛站,來來往往,卻不駐足,我是想留宿每一位過客,可心裏的位置就那麼多,有人住進來了就有人離開了。歲月的無常總是讓人猝不及防,很多事是宿命既定的,而於我們又是未知的,找來找去,依然無結果。

到如今,大抵是經歷了很多人的經歷,思想上有了一番脫胎換骨的新生感覺。我是不再耽溺於過往了,我知道,很多事是真的會隨著歲月流逝的,打撈不到一絲眷戀,也不能慰藉相思。多少風起雲湧英雄事蹟,到頭來也就成了漁樵酒足飯飽後的笑談,更何況,我只是芸芸眾生中不起僱傭眼的一員,塵埃落定後,湮滅無形。

一念起,萬水千山等閒過,一念滅,咫尺相思化為風。殘存在身心裏的溫暖,被風抽離,心涼涼的,一如多年前與她的情緣,剪不斷,理還亂,到最後擱置不管,而我卻不再介意了。

曾經我一直認為生活應該否極泰來,可我真的是想多了,生活不是小說,而我也不是作者,不能隨意安排結局好與壞,悲與喜。此後,我是不在抱怨生活了,對人,對事,對情持噤若寒蟬,作壁上觀之態。朋友都說,我是一個性格多變的人,我也承認我性格多變,因了世事瞬息變幻,而人心更加叵測,我要保護自己,是故,即使我知前方天寒地凍,路遙馬亡,我也要與歲月來一場馬不停蹄的角逐。

流年終究如指上流沙,人生總有盡頭,人生匆匆,韶華轉瞬白頭,不如意之事雖不是誇張到十有八九,但總有不如意之事纏身。世間事又並非是非黑即白,棱角分明,總有一些事選擇性的,如是,我們總是在選擇中成長,在失去中成熟,在痛苦中領悟。追尋花開月圓,不舍晝夜,一心想要得到的前程似錦,無端錯過,後願做陌上花,等人來採摘。歲月留香,向晚一縷縷微風吹來久遠的回憶,那些擱淺在寂寞心海的往事就在淺淺微笑中,彌留暗香。一場流年情事,宛若經久不散的酒香,迷醉一簾幽夢……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2:07Comments(0)瑪花纖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