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11月25日

梯田之歌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勇敢的哈尼人佇立在高聳雲天的山巔上,等待你風塵僕僕的雙腳踏入秀山麗水間;純樸的哈尼人蹲在蜿蜒曲折的山路旁,引領你神采奕奕的雙目攀爬數以萬計的天梯;熱情的哈尼人坐在冬暖夏涼的蘑菇棚前,邀請你靈活自如的舌頭品嘗獨具特色的盛宴。

當你踏上巍巍哀牢山,跨越悠悠紅河水,不知不覺已置身於萬畝梯田中,身不由己地聽其神秘,觀其絢爛,贊其宏偉,感其磅礴。

一株株參天大樹青翠欲滴,涵養著一滴滴生命的泉水,從不讓梯田的夢龜裂和萎縮;一團團千變萬化的雲霧緩緩遊動,釅釅的情感塗抹出萬頃碧波,從不讓梯田的心倒塌和消失;一條條清澈見底的泉水汩汩流淌,濃濃的真愛滲透蒼茫歲月,從不讓梯田的情歌孤獨與寂寞;一座座巍巍青山歡聚一堂,敞開激情燃燒的胸懷,從不讓梯田的酒歌四處奔波流浪;一只只美麗可愛的山雀飛去飛來,載歌載舞,歌唱梯田厚重的恩澤;一朵朵五彩繽紛的山花爭奇鬥豔,暗放濃香,叩謝梯田神靈的庇護;一縷縷神清氣爽的山風東奔西走,著書立說,傳播梯田神奇的魅力;一條條興高采烈的魚兒搖頭擺尾,盡職盡責,扞衛梯田聖潔的靈魂。

這是一片神秘莫測的高天厚土,這是一塊生氣勃勃的青山綠水,這是一個熱鬧非凡的舞榭歌臺;這是一幀五彩斑斕的的畫卷,這是一曲感天動地的酒歌,這是一首繼往開來的詩篇。

偉大的大自然賦予梯田長生不老的生命,與日月輝煌,同風雨歌唱,跟霧嵐飛舞,和峰巒擁抱,隨溪泉言語。這蓬蓬勃勃的生命不屈不撓地維系著哈尼村寨連續不斷的傳宗接代和永垂不朽的繁榮昌盛。圓圓的天空,遼遠得連想象的雲朵也飛不到邊緣,日光月光星光不辭辛勞的潑灑著平安吉祥,滋養著每寸肥沃似油的黑土地,保佑著哈尼人樸實如土的生活。

神聖的大自然灌注梯田亙古不變的靈氣,繁衍著魚類的未來,翠綠著草木的春秋,放牧著野雀的倩影,放飛著鴨群的鳴囀,收歸著牛馬的歡騰。這神聖不可侵犯的靈氣始終不渝地養育哈尼人沸沸騰騰的血液和傲然屹立的骨氣。方方的大地,疾行如飛的腳步遊遍天涯海角,逃出了四季樊籠的盡頭,卻走不出梯田美輪美奐的景象和親人們牽腸掛肚的思念。哈尼人從小吃著梯田噴香的米飯茁壯成長,死後成為梯田旁的一座土堆;生是梯田的耕耘者,死就成為梯田的守護神;一代代哈尼人在梯田裏前赴後繼,把梯田的神聖永久烙印在內心深處,點綴在千變萬化變的夢鄉。

萬能的大自然鑄造了梯田多姿多彩的歲月,勞動的山歌氤氳著電閃雷鳴、風飛雨舞的瞬間,渲染著日升月落、花紅草綠的山嶺;銀光閃閃的鋤頭上下揮舞,傾盆大雨般的汗水浸泡著田埂細細瘦瘦的歲末;沉重的犁鏵深深鑽入泥土,洪亮的喊叫聲犁翻出年初躲躲閃閃的溫暖;牢固的木耙左沖右突,踩平了春夏寂然無聲地交替時變化無常的冷熱;靈巧的雙手撫摸著秧苗姑娘成熟的笑臉,急不可待地出嫁給梯田的春天;鋒利的鐮刀滿頭大汗地切割頑固不化的雜草,讓純淨的翠綠鋪滿整個夏季;寬大的穀床展開雙臂,忍受著使勁捶打的疼痛,接收一堆堆金黃色的幸福。

一丘微波粼粼的梯田,就是一幀五彩斑斕的的畫卷。一雙雙勤勞有力的手臂,夜以繼日,挖天掘地,推動四季循序漸進,自然更替,描繪出初春溫和的嫩綠,仲夏熱烈的墨綠,秋末馥鬱的金黃,寒冬冷靜的灰褐。

一片千姿百態的梯田,就是一曲感天動地的酒歌。一條條牢固的埂子,是天然的五線譜;一雙雙好動的手,彈響了天地,彈奏了血汗斑斑的過去,譜寫今日如火如荼的生活,試唱遠方的鳥語花香。歡樂的童謠,贈給悠閑的鴨群;感人的情歌,送給日思夜想的心上人;深奧的酒歌,唱給血脈相連的親人。一張張能說會道的嘴巴,年年歲歲,談古論今,照耀了遷徙史濃墨重彩的血汗,溫暖了火塘生生不息的火種,芬芳著蔑桌賓朋滿座的宴席,熏醉著神龕熠熠生輝的的榮光。

一片片漫無邊際的梯田,就是一首首繼往開來的詩篇。一把彎刀挺身而出南征北戰,征服了橫行霸道的野草,掀開了一座大山嶄新的曆史;一把鐮刀低頭彎腰走南闖北,消滅了不可一世的葛藤,改寫著一片山穀的故事;一把犁鏵喘著粗重的氣息,震碎了頑石的魂魄,滿腔熱情地犁起一堆堆遠古的秘密;一把木耙滿面笑容,迷醉了放蕩不羈的溪水,鋪開一片片柔情蜜意。

也許前世有約,數以億計的參天古木,矗立在山巔上,東張西望地等待閃亮的身影,它們將為你延年益壽而虔誠地祈禱;一條條清澈透亮的溪水,穿山越嶺,連蹦帶跳地跳入梯田裏,它們將為你神清氣爽而默默地跪拜;一片片潔白無瑕的雲海,在群山間飛翔,在河穀裏奔湧,它們將為你眉飛色舞而悄悄地跳舞;一只只神靈的山雀,高歌永葆青春的高山,描繪清波粼粼的河流,它們將為你神采飛揚而用心叫魂;一朵朵絢爛山花,裝扮高峰的流年,點綴深穀的時光,它們將為你滿面笑容而用生命守候。

山不在高,有木則秀;田不在寬,有水則靈。梯田因大山而歌唱,大山因梯田而自豪;梯田賦予大山的秀麗,大山哺育梯田的生命。

當我們身在異鄉為異客,看不到梯田旖旎迷人的景象,無法感受梯田溫馨醉人的幸福,就把自己幻想成一條滑溜溜的泥鰍,翻滾出柔軟的稀泥,播種春夏秋冬各具特色的夢;就把自己幻想成一只振翅高飛的野雀,把細小的身影和尖銳的呼聲投給梯田,別讓梯田煎熬著白天的枯燥無味。當你駐足在蜿蜒起伏的群山間,目睹了高山的風采,如果不到漫山遍野的梯田邊,不進變幻莫測的梯田裏,領略梯田美不勝收的神韻,那真是件憾事。你要邁動著顫顫的腳步,走過一條條歪歪扭扭的田埂,膽戰心驚地清點田裏漂浮不定的太陽,凝聽鴨群贊美異性的山歌;你要脫鞋下田,捉拿被水波擊碎的太陽,拼湊田水浸泡過的雲彩,抓住綠葉親吻過的輕風。讓沾滿靈氣的目光由近至遠地飛瀉,不知疲倦地舞動,沿著哈尼漢子深淺不一的腳印,在犁峰閃現的瞬間,眼疾手快地捉拿泥鰍黃鱔;隨著哈尼姑娘如泣如訴的山歌,在木耙翻攪的混水中,讓輕巧的撮箕伺機撮起躍動的魚群。鳥影歸巢,此起彼落的歌聲搖撼林木。你餘興未盡的腳板踩著五光十色的夕輝,一步一滴汗珠,數以萬計的腳印雕刻出曲曲折折的田埂,踩亮了歪歪斜斜的山路;閃閃爍爍的汗珠紛紛揚揚的灑入田裏,滋潤著梯田如癡如醉的夢海;輕輕松松的腳步,從低到高,由遠到近,踏上雲蒸霞蔚的山巔,感同身受騰雲駕霧的仙界;奔向村寨歡樂的炊煙,挑明農舍的火塘光,唱一曲原汁原味的酒歌。你將一日風吹日曬的勞累,反複在火塘上烹調,細細品味,反複咀嚼,一定會收獲一生刻骨銘心的回憶。

露珠凝聚寒冷的月色,以粉身碎骨渾不怕的勇氣,成就了旭日的萬丈光芒。紅日躍躍欲試,跳躍在每座山頂上,光彩奪目的陽光覆蓋了幽深的山穀,悅耳動聽的鳥聲縈繞著峰巒。梯田抖掉昨夜天昏地暗的夢囈,露出一種不可抗拒的魅力。當你歡呼雀躍地站立在村腳,放出精神抖擻的目光,觀賞梯田剛剛蘇醒的模樣,那你會得到一整天的光明大道和天高地闊,一生的心曠神怡和心想事成。我想,此時此刻,你會情不自禁的拔腿奔跑,走近梯田,跨入梯田,收集魚群零零碎碎的濃情蜜意。

濃霧稠雲纏纏繞繞,抱成一團,鋪天蓋地,掩藏了遠處高低錯落的梯田,籠罩了近處寂寥無聲的山寨,吞沒了斷斷續續的雞鳴犬吠聲。那你不必牢騷滿腹,怨天尤人,你的緣分未盡,是老天故意挽留,將還你一個金光燦爛的良機。梯田永遠暗藏著一股不可言喻的魔力,你不必蹲在火塘邊閉目養神,或者仰臥在床養精蓄銳,而是爭分奪秒的睜大眼睛,讓銳利的目光射破層層霧浪。當一縷縷山風馱著陽光的金玉良言,東沖西突,刺殺雲海;雄雞的啼鳴聲夾住火塘火的期望,上躥下跳,撞擊雲海。放蕩不羈的雲海身不由己地挪動著身子,慢慢騰騰地向四面八方分散,有的爬上山巔,升上高空,耀武揚威;有的跌落山麓,滑進深澗,悲痛欲絕;有的垂掛在樹梢,融化成水,銷聲匿跡。霧在山裏飛舞,山在霧裏移動;霧在田裏漂浮,田在霧裏顛簸。一級級梯田在飄飛的雲霧中若隱若現,像滿臉羞澀的哈尼少女,遮遮掩掩;隨著樹木翻身躍起,隨著鳥聲四處飄零,梯田從下到上地慢慢現身,像少女揭下神秘的面紗,偷偷微笑。

一間間田棚星星點點地撒落在田邊地頭,屏息靜氣地守護著梯田春夏秋冬的炊煙,無怨無悔地放牧著風雨雷電的傳說,聚精會神地滋潤著咳嗽聲說話聲笑聲,歡天喜地地收獲著情歌山歌酒歌。當你姍姍來遲的腳步來到田棚口濃密的樹蔭下,接過哈尼老人用手掌上隆起的胼胝磨亮的竹煙筒,或者閃爍著汗澤的金竹煙鬥,以一顆虔誠的心持續不斷地吞雲吐霧,與爺爺促膝交談,梯田遠古的神秘掠過腦海,古老的驚濤駭浪拍擊心田,讓你接二連三地感受先輩們用沸騰的血液戰天鬥地,以晶瑩的汗水引溝墾田,編撰出可歌可泣的祝酒歌。懷抱著老人夜以繼日地用心裏熱烈奔放的山歌滋潤的三弦,或者散發著炊煙味的長蕭,彈一首首地老天荒的情人歌,贊美姑娘像星星般閃閃爍爍的眼睛和像桃子般白裏透紅的的臉蛋,歌頌姑娘甜如蜂蜜的話和溫柔似水的心;吹一曲山高水長的友誼歌,吐露內心的真情實意,擁抱朋友的朗朗笑聲。

布穀鳥喚醒了微寒的春天,喚醒了躲藏在糧倉深處的良種,喚醒了火塘邊的神話,喚醒了一望無際的梯田,便心滿意足地隱藏在古林莽莽蒼蒼的神秘下。當你身不由己地跨進梯田的四月,熱情似火的哈尼男人熱火朝天的戰山鬥地,風雨打磨出的犁鏵搖搖晃晃地鑽入梯田裏,從泥土深處犁翻出古老的故事,改編成今朝的流行歌曲;火煙熏亮的木耙邁著蹣跚的腳步,低頭彎腰地收拾犁鏵留下的殘局,踩平了今天的每寸時光。男人們三五成群,脫掉上衣服,用泥鰍黃鱔的芳香引誘來來往往的山風,用大碗裏的穀子酒灌醉了滿天彩霞,用野性十足的粗話擊落飛鳥的翅膀。

貓頭鷹守護著茂林惶惶不安的夜魂,說不清那源源不絕的山泉水是林木驚嚇時冷冰冰的汗水,還是熱氣騰騰的鮮血。溪流滾滾,泛起一朵朵晶瑩剔透的浪花,不急不緩地灌滿梯田或大或小的肚子裏。只要你點燃著一雙明亮的眼睛,來到了梯田邊,連綿起伏的群山已為你准備了清風清洗過的日月星辰,泉水過濾出的花草樹木。女人們雙手不停地飛舞,播種綠色的春天,播撒濃濃的情歌。她們溫婉動人的歌聲醉倒了落日,覆蓋了梯田,鋪滿了山路,然後悠然飄到村邊。她們圍成一圈,歡快地跳起了樂作舞,淋漓盡致地傾倒出積聚了整個冬天的思慮。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2:41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11月07日

學校離家的那段路


下午兒子即將放學,正敢上淅淅瀝瀝小雨,這座城市的實驗小學門口的雨傘甚是熱鬧。

隔著柵欄還沒等排著長龍的學生隊伍走近時,一群雨傘早已蜂擁而至。一個個家長生怕自己的孩子多淋一滴雨,於是推搡著仰著頭搜尋著自己的康和堂兒女。

只見老師看見這個場景,神情有點緊張,生怕那個孩子被這亂哄哄的人群擠亂隊伍,從而一不留神一個從天而降的壞人乘機偷走一個孩子。於是嚴加要求著這個隊伍的紀律。

當家長看見自己的孩子,迫不及待的喊著孩子名字隨之躬身用雨傘給孩子撐起一片晴空時,只見孩子漠然的看著殷切的父母,沒有絲毫的感動。繼續安靜的排在自己的隊伍裏,直等到老師喊道自己的名字並告訴可以走了,才離開隊伍。歡呼著被家長牽著手帶走。

那種場景讓我看的不僅有點心酸。我不知道是該為這種父愛或母愛而感動。還是為教師的負責認真而自豪。或許現在一個孩子,車水馬龍的道路或許這是最好的辦法。然而他們從學校到家的那段屬於自己的自由自在的時光又有誰能給予。

不由得想起我們小時候,我的小學放學的情景,小學離家裏有二裏地。自從背上小書包甚至連褲子都提不好就跟著大哥哥大姐姐屁股後面去上學。

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放學路上的那短路。我們要麼成群結隊的捉蛐蛐,要麼雨後走在小道上去採蘑菇,要麼像脫韁的野馬在路上瘋狂的比賽賽跑。有時候還會去人家地裏偷芝麻,折玉米……

有多少次因為破壞莊稼被人家主人發現追的康婷清脂素滿街跑,掉了鞋子都不敢回頭撿;由幾次因為放學了貪玩沒給兔子打草,讓父母懲罰晚上不能吃飯;有幾次弄壞了同學的東西為了不讓父母知道,自己放學沒敢先回家自己去同學家裏跟人家父母道歉,希望人家父母勸說他家孩子不追究。

記得小時候,父母從來沒跟在後面問自己的作業,久而久之便養成了自己給兔子打完草,為了不第二天挨批評抽著空趕緊完成自己的作業。

然而,現在我們的孩子。一放學要麼被課後班接去,輔導作業或者上其他業餘的課程。要麼被父母接接回家父母寸步不離的輔導作業、練琴、畫畫等。吃完飯一晃八點半上床睡覺。他們的放學路上沒有和小朋友在一起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自由。他們剛脫離了老師的眼睛,又被父母的眼睛盯的死死的。他們的放學後的時光不屬於自己,屬於老師或者家長。

記得看一個電視節目,城裏的小學生和一個邊遠山村的孩子暑假交換體驗生活。可以想象一個邊遠山村的孩子和一個繁華都市的孩子的生存環境和教育環境是天壤之別。暑假結束後那個記者問那個邊遠山村的孩子,如果有機會讓你留在城裏你願不願意,然而那個孩子果斷的回答不願意。這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那個小姑娘只用一句話回答,我感覺我們家也挺好的。如果記者是在城市長大她都理解不了那個山村孩子的自由與快樂,其實好多自以為是的城裏人也感覺不到那種快樂。

好多節目只看到山村孩子的貧窮,看到孩子渴望讀書的眼睛。渴望走出大山看看山外面世界的夢想。卻沒有看出他們沒有被束縛的自由自在的男裝批發天性。他們創造能力以及他們對生活的感悟,對情親的理解,根本不是城裏孩子能體會的到的。

所以我們在同情山村孩子的時候,用我們的豐富的物質及先進的文化去同情山村孩子的貧窮與落後時。我們有沒有感覺我們自己的孩子真的就那麼幸福。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3:15Comments(0)生活百事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