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12月12日

婆婆病了


在老家,孩子們都管奶奶叫阿婆,我的孩子在城裏出生和長大,很少回老家,她不會說老家的客家話,也就不會用客家話叫阿婆,不過普通話的婆跟客家話的婆發音是一樣的,她叫她奶奶的時候不叫奶奶也不叫阿婆叫婆婆 ,我們這做媳婦稱呼家婆一般習慣隨著孩子叫。

暑假,孩子打了幾次電話叫她婆婆上南寧來玩,婆婆說等大伯家收完稻子,插完秧就上來。

說實在的,我不是個好媳婦但也不是個壞媳婦,婆婆嘛,不是個好婆婆但也不是個壞婆婆,我這說的好壞可不是指人品,更不是指為人處世,僅僅是指我們倆之間的感情關係。

婆婆上來孩子自然很高興,因為有人陪她玩,給她買零食,還寵溺的滿足她的一些無理小要求。家裏有人照顧孩子,我也樂得可以安心忙工作上的事。不過婆婆上來沒幾天就病了,先是感冒,吃了兩天藥說好了。

星期五那天,我剛剛起床婆婆她沒跟我說什麼就出去了,她以前在這幫我帶孩子住過好幾年,認識不少人,特別是我們老家哪上來這兒的老鄉,她喜歡去找她們聊天,我也就沒在意。

中午,12點半下班回到家,孩子有點不安的跟我說:“媽媽,婆婆她去買菜怎麼買這麼久都不回來?”

聽孩子這麼一說我也不安起來,追問道:“你婆婆從早上到現在都沒回過家嗎?”

“嗯,沒回來過。”孩子肯定的說。

這不對呀,雖然婆婆喜歡出去跟人聊天,可也沒有聊這麼久的呀,況且我們要上班挺忙,見她有空就給她錢讓她幫買菜,她不可能十二點半還沒買菜回來呀,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啊?這麼一想我心裏暗暗一驚,忍不住馬上撥打了她的電話,可電話鈴聲就在客房的床頭櫃上響了起來,她沒帶手機出去,其實我也知道她上我們這後,一般不帶手機出門,因為菜市扒手多,我就挨過兩次,一次被掏了錢而我渾然不覺,一次被掏手機讓我覺察到大喊一聲把扒手嚇跑了,至於婆婆她有沒有挨掏過口袋和包包我不知道。她沒帶手機我就無法聯繫到她,就不知她一整個上午到底去了哪兒,就不知道到那裏去找她,真讓人著急讓人不安。

我孩子她爸最近特別忙,整天不著家,告訴他他也沒空回來,白讓他擔心實在是沒必要。可我必須得出去找找,不然萬一真出事了可怎麼辦?

先去找那幾個跟她熟悉的老鄉問問,可問了人家都說今早沒見過她,真是急死人呀!突然,我想到前兩天她感冒我跟她說過,叫她感冒如果吃藥不好就到菜市旁的XXX診所去看看,去輸液,因為那醫生對治療傷寒感冒還是比較有經驗的,我們家孩子每次感冒發燒去打了吊瓶立馬就好。

去到到診所我仔細看了,也不見她身影,這下我真的是急壞了。

見那醫生這會正閑著,就惴惴不安的問她今早有沒有一個七十來歲,叫XXX的老奶奶到這來看病,那醫生胡亂的翻看了一些診單說沒有。

一個在幫病人打針的護士打完針直起身子說:“XXX,她來過啊,剛剛輸完液叫我幫拔針,說要去買菜回去給媳婦做飯。醫生聽她這麼一說便仔細翻看了一下診單說:“哦,剛才沒看到,是有,發高燒,39度5,挺嚴重的,她明天還得再來輸次液,要鞏固鞏固病情才能好徹底。”

謝過醫生和護士我忙往菜市走,暗想,病了也不告訴我們一聲,還去買什麼菜,這不是讓人不得安心嗎。

菜市挺大的的,轉了兩三圈也沒見她,沒法子,只好先回家看看。

回到家,只見婆婆已經坐在沙發上休息了,想抱怨一句她不該有病不說讓我們擔心,可又覺得抱怨一個病人,還是個生病了的老人實在是不妥,終沒說出口,只是問了句:“你輸了液好些了嗎?還發燒嗎?”

她說:“好多了,不燒了。”

“哦,好些就好,醫生跟我她說叫你按時吃藥,明天再去輸次液 ,要鞏固鞏固病情才能好得徹底 ,你先進房休息一下,我弄好飯菜再喊你。”我說完便趕緊進廚房去洗菜做飯。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問婆婆頭還燙不燙,要不要幫量量體溫。她說不燙了,不用量,我也不勉強,就從包包了掏出兩百塊錢塞給她道:“呆會你自己去診所輸液吧,我要去上班了,不嚴重我就不陪你去,你不用心疼錢,有病就得去看去治,如果有什麼事你就打電話給我。”

這一天白天沒事 ,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婆婆突然說她的腳不舒服,說腳掌熱辣辣的痹痛,我說不舒服那就趕緊去醫院檢查看看吧,可婆婆說這麼晚了還是等天亮再去吧。我想想,也是,醫院這個時候只有急診的值班醫生,去了也沒辦法仔細檢查,不如等明天天亮再去。

我打了一盤水放了些舒筋活絡的藥酒讓婆婆先泡泡腳,問:“你以前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嗎?”

“有過兩次。”婆婆應。

“那以前醫生跟你說這是什麼原因引起的 ?”我追問。

“醫生說是因為血脂高,血行不順暢引起的。”婆婆說。

“哦,那很難受嗎?實在難受現在就上醫院去看看吧”我說。

“太晚了,算了,明天天亮再去吧。”婆婆猶猶豫豫的說 。

一夜難眠,估計婆婆也是睡不著,因為客房裏一直有響動。

第二天,我帶著婆婆來到離家比較近三醫院,因為是星期天,醫院裏坐診的醫生很少,只開了急診,而且醫生還要先到住院部查完房下來才能給病人診病。

坐等了許久,好不容易才看上病。醫生不怎麼細心的隨便問了問病情,就開了診單讓先去照腦部CT和驗血,說驗血檢查血糖血脂要驗兩次,先空腹去抽血驗,抽完一次血後趕緊去吃東西,吃完回來再抽一次血驗,還說照了CT、抽了血要等第二天結果出來才能對症下藥。我跟醫生說我婆婆腳那麼難受不能先開點藥給她治治嗎?醫生說不知道是什麼病我怎可以亂開藥,出了事怎辦?沒法子,只能按醫生說的去做。

瞎折騰了一天沒做什麼治療,照完、抽完血回到家,看婆婆難受的樣子我心裏也不好受。就去打了一盤熱水放了一些舒筋活絡的藥酒進去跟婆婆說:“你先燙燙腳,按摩按摩一下去休息吧。”婆婆沒說什麼,照做了。

晚上,我孩子她爸回來進門就問:“今天去看,醫生怎麼說,打針吃藥了嗎?好了嗎?”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婆婆就很不開心的說:“只是檢查又沒下藥怎麼會好。”

“哦,那就再用熱水燙燙腳,明天再去。”

“燙了,沒什麼效果。”婆婆歎氣。

人病了就會難過、難受,就會心情不好 ,而我們都不是醫生,不能幫著摘除婆婆身上的病痛,只能跟著難過、難受。

星期一,孩子她爸依然是沒空,我跟公司請了假陪婆婆去醫院,CT圖片和報告單顯示腦部沒什麼大問題,只是腦後背疑似有輕微鈣化,血糖血脂報告也出來了,血糖正常,血脂偏高,醫生說這是很多老年人的通病,血脂高點問題還不算大,只是血行不暢, 容易痹痛,醫生開了一些西藥和銀杏達莫針劑讓拿去輸液室輸液。

輸液輸了許久,回到家已經是下午了,隨便弄了點飯菜填飽肚子,問婆婆腳好些沒?還痛不痛?婆婆說不痛了,就是還麻麻痹痹的,不舒服。我安慰說:“醫生開的藥還沒吃,三天的針劑才輸了一天,等吃完藥輸完液會好的。”婆婆應了一聲進房休息去了。

太累了,我也懶得去上班,反正已經請過假了,我也進房躺下休息。

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聽到婆婆叫我,睜開眼,只見婆婆精神很不好,說額頭燙,讓我找體溫針出來給她量量體溫 。

我摸了摸婆婆的額頭,果然很燙,找出體溫針一量,天,39度5,我挨嚇了一跳,看看時間已經五點了,去到醫院估計已經到下班時間了,就和她先到診所打個退燒針再說。

到了診所,醫生讓先量體溫,等待中醫生隨口說:“ 那天叫你要連續輸兩天液才能好徹底的,第二天干嘛不來啊?”

“婆婆你沒來嗎?不是給了你錢讓你來的嗎?” 我驚訝的問。

“我見不燙了,還開了三天的藥,心想吃完藥就沒事,誰想到會這樣。”婆婆不好意思的說。

唉!我心裏自是有些許抱怨,但事已至此又能說什麼呢。

輸完液回到家已經很晚了,幫婆婆量了量體溫,三十七度五,見沒事,我吃完洗過澡就睡了。

第二天,孩子他爸沒事在家休息,想著我婆婆有她自己的兒子照顧著我就安心上班去了。

事情多,忙到下午才回家,只見婆婆無精打采的躺床上,原來早上去輸完液 退燒了,可回到家沒多久又高燒起來,吃了兩次藥都不見退燒,只好帶她去自治區人民醫院看。

因為碰上下班時間,內科只有一個醫生值班,碰巧來了要急救的病人,醫生去搶救病人去了,等了很久才回來。這時,一個在我們進來後才領著她媽進來的超聲波室的女醫生說,應該先到她媽才到我婆婆,說她媽早就掛號了,只是叫號時錯過了,人家是醫生家屬,不管到底誰先掛號後掛號我們都得讓人家,又等了好一會,終於到了,醫生也不認真看,就隨隨便便的問了我婆婆三兩句,便開了兩百九十多塊錢的藥和針劑叫去輸液。

都說醫者父母心,碰上好的醫生那是病人的福分,要碰上不負責任的醫生就跟碰上災星差不多,他白白浪費你的錢沒幫你把病治好徒增你的痛苦,還讓你的病情因為得不到正確的診治而加重。這醫生我覺得他馬馬虎虎的,也不了解清楚病人的情況和病情就隨便開藥,一點都不認真不負責任。可有什麼辦法,對於病人來說醫生就是上帝,是不能得罪的。

婆婆開始輸液了,要輸幾個小時,我因為要回家做飯和照顧孩子,就先回去了。

差不多12點他們才回來,我以為回來就沒事了,誰知道婆婆一進屋就說覺得很燙,叫我拿體溫針給她量體溫,結果一量39度5,我忍不住抱怨說燒都沒退幹嘛回來不住院留醫?醫生沒讓護士幫量量體溫嗎?人家診所輸完液都會幫病人量量看退燒了沒才讓病人離開,它這大醫院還不如一小診所敬業啊?

婆婆說:“看病的人多,值班的醫生少,他們哪有閒工夫管這麼多,再說打個針拿點藥就花了兩三百,要是住院那得花多少錢啊?要住也不去那麼貴的醫院住,要住不如回老家醫院去住,我買有農村醫保能報銷大部分的住院費醫藥費。”

唉!錢對富人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我們這些低收入的平民來說還真是個大問題,可再窮有病也得治,治這感冒發燒的小毛病的錢倒也不缺。

有病在省城都治不好跑回縣城去能治好嗎?真這樣我們跟家裏的兄弟姐妹怎麼解釋啊?婆婆有病了沒幫她治好就讓她回去,這像話嗎?為著這個我們沒答應讓婆婆回去。

我真就想不明白,個個醫生都說婆婆是扁桃體發炎引起的發燒,也沒查出有其他大的毛病,幹嘛這麼難治呢?

這一天已經輸了兩次液了,吃了兩次藥了,再去估計也沒多少用,只能採取敷冷毛巾進行物理降溫,用低度酒精擦四肢,再用我蹩腳的按摩手法幫婆婆做足部穴區按摩看有沒有效。

到一點多快兩點的時候量了一下體溫,從39度5降到了38度,我實在是困得不行了,交待她有事就叫我們後我倒床便就睡著了。

接下來連續三天婆婆每天都得打針吃藥,高燒轉成了低燒,可就是不退燒,診所的醫生甚至懷疑我婆婆是不是得了禽流感,讓我們帶她去好好檢查,化驗血液看有沒有病毒,結果化驗出來婆婆血紅細胞和白細胞都完全在正常值之內,其他各項也很正常,完全可以排除有癌症和中病毒之類的大病。

婆婆燒了這麼多天,輸了那麼多液、吃了那麼多藥一直不見好,她忍不住擔心自己得了什麼大病,整天惶惶惑惑的,老吵著要回老家。

她生病受罪,我們跟著也沒有一天能安心好睡,見她老說要回去,想著我們要上班, 老請假也不是辦法,家裏大伯兩公婆、小叔兩公婆和小姑他們暑假都沒什麼事,比較清閒,回去有那麼多人照顧或許會比我們照顧得好,見婆婆執意要回去最後只好答應讓她回去。

小叔上來把婆婆接回去了,我們給了婆婆兩千塊錢,讓她帶回去看病,交待她如果錢不夠或有什麼事隨時給我們電話 。

婆婆回去後,到縣人民醫院又做了各項檢查,結果醫生也說沒什麼大病,也就是普通的氣管炎,還說不用打針,吃些藥就好。

我們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去問問婆婆的病情,可每天得到的結果都一樣,都是低燒不退,弄得我們忐忑不安,忍不住懷疑和擔心是不是有什麼大病沒檢查出來,失去親人的滋味是很難受的,我們不願意失去,我們希望我們的親人都健健康康,都能長命百歲。

婆婆回去一個星期後,也就是中元節前的一天,我又打電話回去,這回感覺婆婆精神和心情好了許多,她告訴我已經一天多沒有發燒了,醫生囑咐說只要再吃三天藥鞏固鞏固就可以完全康復了,聽了這消息我終於松了一口氣。

準備掛電話把這好消息告訴孩子她爸,婆婆卻在電話那頭猶猶豫豫的說:“你們給我的兩千塊錢還剩了一千塊,我先收好,等你們回來我給回你們。”我一聽愣住了,心裏頭感覺好像被敲了一悶棍,難受極了,婆婆要把我們給她看病剩下的錢給回我們, 這是我沒想過也沒料到的。

說實在的,婆婆是個不會掙錢卻挺會花錢的農村老人,我嫁進他們家的時候他們挺窮的,窮到我婚後三年他們鄰居家的女兒還偷偷跟我說,說我們結婚辦喜酒時我家婆借他們家的錢,如今三年了都還沒還,弄得不知底細的我羞愧至極。暗想,辦個婚禮總共就花了那麼幾千塊錢,婚後我老公的錢給我我沒要,他也沒存起來,大多都是拿回去給了他媽媽,怎麼會欠債?怎麼會三年都還不清?讓人家這樣來跟我說來羞辱我。

婆婆脾氣不錯,對我也還不錯,不過真的不會掙錢不會節儉,自我進他們家她就只會洗衣做飯帶孩子,在農村連青菜都種不夠吃,有時還要上街買來吃,她手裏有錢是留不住的, 她喜歡逛街喜歡購物,何不誇張的說,她衣服鞋帽比村上那些老人的多很多,有時一天一套就跟開時裝展似的,這讓自小就在勤勞節儉的家庭長大的我很看不慣。

婆婆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個個都挺孝順,常常會給她點錢,大家也都知道她有錢留不住會很快花光,甚至還會跟別人借錢去逛街,等我們下次給她錢了再拿去還人家,就為這個,我們平日裏寧願多給她幾次,每次兩、三百或四、五百的給,也不願一次給她很多。

如今婆婆說要把剩下的錢給回我們,我心裏真的是百感交集,那麼老的一個人,都71歲了,拉扯著五個兒女長大,辛苦了一輩子,就算她現在什麼都不做,就算她現在再怎浪費又還能浪費多少?想我坐月子的時候她那麼盡心照顧我,那麼盡心幫帶孩子,我卻暗地裏計較著她的不是,討厭她不會掙錢,討厭她亂花錢,這實在是不應該,人都是有缺點有弱點的,我自己不也有許許多多的缺點和弱點嗎?我們怎麼可以因為別人有一些缺點和弱點就忘了別人對自己的好去討厭別人呢?

婆婆見我半天沒反應在電話那頭喂喂的叫,我忍住淚輕輕的說:“不用給回我們,你留著用吧!病剛好,多買點好吃的吃。”

掛了電話,淚,流了出來。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2:31Comments(0)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