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1月23日

去愛一個能夠給你正面能量的人


該愛一個什麼樣的人?在很遙遠的某一天,當我的孩子仰頭向我提出這個問題,我會微笑地回答他/ 她:去愛一個能夠給你正面能量的人。
每個人的生活都一樣,在細看是碎片遠看是長河的storage system時間中間接地尋找著幸福,直接地尋找著能夠讓自己幸福的一切事物:物質、榮譽、成就、愛情、青春、陽光或者回憶。

既然你想幸福,就去找一個能夠讓你感到幸福的人吧。不要找一個沒有激情、沒有好奇心的人過日子,他們只會和你窩在家裡唉聲嘆氣抱怨生活真沒勁,只會打開電視,翻來覆去的調轉頻道,好像除了看電視再也想不出其它的娛樂項目。人生就是在沒完沒了的工作和一樣沒完沒了的電視節目中度過的。

擁有正面能量的人,對很多事情充滿好奇,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新鮮事物都想嘗試一下,會帶你去嘗試一家新的餐廳,帶你去看一場口碑不錯的電影,帶你去體驗新推出的娛樂節目,帶你去下一個陌生的城市旅行。你會發現世界很大,值得用罄一生去不斷嘗試。
不要找一個沒有安全感的case for samsung galaxy人過日子,他們一直在排查可能的不幸和焦慮未來的災難。他們一直在想該怎麼辦,一直擔心禍事即將降臨。他們命名自己為救火隊員,每天撲向那些或有或無、或虛或實的災情,不停算計、緊張和憂愁。

擁有正面能量的人,會對生活樂觀對自己信任。他們知道生活本來就悲喜交加,所以已經學會坦然面對。當快樂來臨時,會盡情享受,當煩擾來襲時,就理性解決。他們相信人定勝天,確實無法獲勝時,就坦然接受。他們能夠正確認識自己,有自知之明,不會自我貶損也不會自我膨脹,他們在該獨立的時候獨立,該求助的時候求助。樂觀和自信後面,深藏著對人生的豁達與包容。不要找一個無知的人過日子,他們沒有樹立起完整的人生觀,或者對事情價值的判斷缺乏基準線。他們常會做出匪夷所思的決定,不能獨立思考或者過於固執己見。他們優柔寡斷或專橫無禮,他們扭捏作態或者刻板無情。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無知。擁有正面能量的人,擁有大智慧,他們分得清世界的黑白曲直,不會在人生的道路上跑偏也不會隨波逐流。他們不會扭曲事物的Pretty renew旺角本質,不會誇大事情的不利面。他們知道世界運作的原理,明白人人都有陰晴陽缺。他們在你需要時給你最中肯的建議,有原則卻又求新求變,有主見卻又聽得進勸。

不要找一個容易放棄的人過日子。他們得 過且過永久性地安於現狀。他們沒有信仰,也沒有夢想。他們遇到挫折的第一反應和最終反應都是逃避,為了抵擋失敗或者因為怕麻煩,他們可以放棄一整個世界。
擁有正面能量的人,堅定自己的信念,擁有人生的目標,知道自己的所需並為之不斷努力。他們歡迎變化也製造進步。當困難來臨,他們不嫌麻煩或貪圖安逸,他們知道山丘後面會有道更美麗的風景。是的,去愛一個擁有正面能量的人吧。他們會讓你覺得人生有意思,會讓你覺得世界色彩斑斕。他們會給你驚喜,同時也會帶給你感悟。他們讓你把路走直,戒斷所有扭曲的價值觀。如果你本身就不是一個擁有足夠正面能量的人,那麼就請你一定要愛一個擁有正面能量的人。在這道數學題裡,負負並不能得正,另一個同樣具有負面能量的人會把你的人生拖垮,不同空間的畸形與病態會讓你過得一團糟。讓這樣具有正面能量的人導正你的靈魂和行為,潛移默化中,你會變得更加開朗和幸福。這一定,比任何財富更能長久的滋養你的心靈。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6:14Comments(0)愛情

2013年01月18日

演說家


一天早上,八等文官基里爾•伊凡諾維奇•瓦維洛諾夫下葬。他死於俄國廣為流行的兩種疾病:老婆太兇和酒精中毒。在送殯行列離開教堂前往墓地的時候,死者的一名同事,有位姓波普拉夫斯基的人,坐上出租馬車,去找他的朋友格里戈里•彼得羅維奇•扎波伊金- -此人雖說年輕康泰旅遊,但已相當有名氣了。這個扎波伊金,誠如許多讀者知道的那樣,具有一種罕見的才能,他擅長在婚禮上,葬禮上,各種各樣的周年紀念會上發表即席演說。他任何時候都能開講:半睡不醒也行,餓著肚子也行,爛醉如泥也行,發著高燒也行。他的演說,好似排水管裡的水,流暢、平穩、源源不斷。在他演說家的字典裡,那些熱情似火的詞彙,遠比隨便哪家小飯館裡的蟑螂要多。他總是講得娓娓動聽,長而又長,所以有的時候,特別是在商人家的喜慶上,為了讓他閉嘴,不得不求助於警察的干預。

“我呀,朋友,找你來了!”波普拉夫斯基正碰到他在家,開始說,“你快穿上衣服,跟我走。我們有個同事死了,這會兒正打發他去另一個世界,所以,朋友,在告別之際總得扯些廢話……全部希望寄託在你身上了。要是死個把小人物,我們也不會來麻煩你,可要知道這人是秘書康泰旅遊……某種意義上說,是辦公廳的台柱子。給這麼一個大人物舉行葬禮,沒人致辭是不行的。”

“啊,秘書!”扎波伊金打了個哈欠,“是那個酒鬼吧?”

“沒錯,就是那個酒鬼。這回有煎餅招待,還有各色冷盤……你還會領到一筆車馬費。走吧,親愛的!到了那邊的墓地上,你就天花亂墜地吹他一通,講得比西塞羅〔1〕還西塞羅,到時我們就千恩萬謝啦。”
--------
〔1〕西塞羅(前一0六一前四三),古羅馬演說家,政治家。

扎波伊金欣然同意。他把頭髮弄亂,裝出一臉的悲傷,跟波普拉夫斯基一起走到了街上。

“我知道你們那個秘書,”他說著坐上出租馬車,“詭計多端,老奸巨滑,但願他升天,這種人可少見。”

“得了,格利沙〔2〕,罵死人可不妥啊。”
--------
〔2〕格里戈里的小名。

“那當然。對死者要么三減(緘)其口,要么大唱讚歌。〔3〕不過他畢竟是個騙子。”
--------
〔3〕原文為拉丁文,但他說錯了。

兩位朋友趕上了送殯的行列,就跟在後面。靈樞抬得很慢,所以在到達墓地之前,他們居然來得及三次拐進小酒館,為超度亡靈喝上一小杯。

在墓地上做了安魂祈禱。死者的丈母娘、妻子和小姨子遵照古老的習俗痛哭一陣。當棺木放進墓穴時,他的妻子甚至叫道:“把我也放在他身邊吧!”不過她沒有隨丈夫跳下去康泰旅遊,多半是想起了撫卹金。等大家安靜下來,扎波伊金朝前跨出一步,向眾人掃了一眼,開口了:

“能相信我們的眼睛和聽覺嗎?這棺木,這些熱淚漣漣的臉,這些呻吟和哭號,豈不是一場噩夢?唉,這不是夢,視覺也沒有欺騙我們!眼前躺著的這個人,不久前我們還看到他是如此精力充沛,像個年輕人似的如此活潑而純潔,這個人不久前還在我們眼前辛勤工作,像一隻不知疲倦的蜜蜂,把自己釀的蜜送進國家福利這一總的蜂房裡,這個人,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如今已變成一堆骸骨,化作物質的幻影。冷酷無情的死神把它那僵硬的手按到他身上的時候,儘管他已到了駝背的年齡,但他卻依然充滿了青春活力和光輝燦爛的希望。不可彌補的損失啊!現在有誰能為我們取代他呢?好的文官我們這裡有很多,然而普羅科菲•奧西佩奇卻是絕無僅有的!他直到靈魂深處都忠於他神聖的職責,他不吝惜自己的精力,通宵達旦地工作,他無私,不收受賄賂……他嫉惡如仇,那些想方設法損害公共利益妄圖收買他的人,那些利用種種誘人的生活福利來拉攏他,讓他背棄自己職責的人,統統遭到他的鄙視!是的,我們還看到,普羅科菲•奧西佩奇把他為數不多的薪水散發給他窮困的同事們,現在你們也親耳聽到了靠他接濟的那些孤兒寡母的哭喪。由於他忠於職守,一心行善,他不知道生活的種種樂趣,甚至拒絕享受家庭生活的幸福。你們都知道,他至死都是一個單身漢!現在有誰能為我們取代他這樣的同事呢?就在此刻我也能看到他那張刮得乾乾淨淨的、深受感動的康泰臉,它對我們總是掛著善意的微笑;就在此刻我也能聽到他那柔和的、親切友好的聲音。願你的骸骨安寧,普羅科菲•奧西佩奇!安息吧,誠實而高尚的勞動者!”

扎波伊金繼續說下去,可是聽眾卻開始交頭接耳。他的演說也還讓人滿意,也博得了幾滴眼淚,但是其中許多話令人生疑。首先,大家弄不明白,為什麼演說家稱死者為普羅科菲•奧西波維奇〔4〕死者明明叫基里爾•伊凡諾維奇呀。其次,大家都知道,死者生前一輩子都同他的合法妻子吵架,因此他算不得單身漢。最後,他留著紅褐色的大鬍子,打生下來就沒有刮過臉,固而不明白,為什麼演說家說他的臉向來刮得乾乾淨淨的。聽眾都莫名其妙,面面相覷,聳著肩膀。
--------
〔4〕上文的奧西佩奇為奧西彼維奇的簡稱形式。

“普羅科菲•奧西佩奇!”演說家眼睛望著墓穴,熱情洋溢地繼續道,“你的臉不算漂亮,甚至可以說相當難看,你總是愁眉苦臉,神色嚴厲,可是我們大家都知道,正是在這樣一個有目共睹的軀殼裡,跳動著一顆正直而善良的心!”

不久,聽眾開始發現,就連演說家本人也發生了某種奇怪的變化,他定睛瞧著一個地方,不安地扭動身子,自己也聳起肩膀來了。突然他打住了,吃驚得張大了嘴巴,轉身對著波普拉夫斯基。

“你聽我說,他活著呢!”他驚恐萬狀地瞧著那邊說。
“誰活著?”
“普羅科菲•奧西佩奇呀!瞧他站在墓碑旁邊呢!”
“他本來就沒有死!死的叫基里爾•伊凡內奇〔5〕!”
--------
〔5〕伊凡內奇為伊凡諾維奇的簡稱形式。

“可是你剛才親口說的,你們的秘書死了!”

“基里爾•伊凡內奇是秘書呀。你這怪人,都搞亂了!普羅科菲•奧西佩奇,這沒錯,是我們的前任秘書,但他兩年前就調到第二科當科長了。”

“咳,鬼才搞得清你們的事!”

“你怎麼停住了?接著講,不講可不妙!”

扎波伊金又轉身對著墓穴,憑他三寸不爛之舌繼續致中斷了的悼詞。墓碑旁果真站著普羅科菲•奧西佩奇。一個臉面刮得乾乾淨淨的年老文官。他瞪著演說家,氣呼呼地皺著眉頭。

“你這是何苦呢!”行完葬禮後,一些文官跟扎波伊金一道返回時說,“把個活人給埋葬了。”

“不好呀,年輕人!”普羅科菲•奧西佩奇埋怨道,“您的那些話說死人也許合適,可是用來說活人,這簡直是諷刺挖苦,先生!天哪,您都說了些什麼話?什麼無私呀,不被收買呀,不受賄賂呀!這些話用來說活人只能是侮辱人格,先生!再說誰也沒有請您,閣下,來宣揚我的臉面。什麼不漂亮呀,什麼難看呀,就算是這樣,又有什麼必要拿它來當眾展覽呢?氣死人了,先生!”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7:39Comments(0)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