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27日

和妹妹相約在那狗尾巴草的季節!



妹妹,你選了一張最漂亮的留言扉頁送給了我,可是,單薄的紙頁怎能承載這感情的厚重?

你看向我時,黑色的瞳孔裏總是閃耀著星星般的光彩,和暖的笑容是清風拂過水面蕩起的漣漪,似乎你從未大笑過,可這絲毫不影響你月牙般的美麗。

是不是每個人的青春都經歷過一段逼仄的胡同呢?那裏有我們不為人知的自卑和惆悵,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無病呻吟,有少年維特的煩惱輕狂,我們迷惘彷徨,失意落寞,像無根的飄蓬搖擺著、蹣跚著、跌跌撞撞著……

我記得那是在上完“語言陌生化”的一堂課後,你捧著“狗尾草”、“泥土”、“玫瑰刺”這類脆弱晦暗的意象讓我批閱,“為什麼看不到陽光一點的東西呢”——我輕描淡寫的問,你把頭低了又低,說感覺自己就像這些事物。我看向你,思考著,你們這個年齡的孩子,已經懂得如何取悅老師了,你一定也懂。但是你選擇了忠於自己。一瞬間,我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前那個因為家境貧寒而敏感脆弱倔強固執的自己,我堅定地告訴你:狗尾草雖然平凡醜陋,但是它生命力頑強、是報春的使者。之後,我們沒有再說話,我只是一遍一遍的撫摸你的頭,看著你,我們的眼裏都噙著淚花,但它們最終沒有落下來!

再後來,我上課偶然間提起跟你們英語老師出去吃飯的趣事——初衷是簡單吃點,然而彼此都是不折不扣無肉不歡的享樂主義者,最終把“簡單吃點兒”演變為燒烤全席。也許伴隨著同學們的撫掌大笑這件事也就畫上句號了。孰料下一次正式考試時,你卻濃墨重彩的將它們寫進了方格子裏。結局很慘,我批你跑題,只給了可憐的一點分數。然而你卻微笑著平靜的接受了。

你一直在努力地學習語文,我知道。

也許在你心裏,還會為自己的語文不是最好的而自責遺憾,其實你不知道,你一直是我的“得意門生”。你對語文的那份熱忱,已經讓數學老師和英語老師“羡慕妒忌恨”了。她們驚訝於我的神奇,認為你那麼偏愛語文而輕視其他,只是因為我把你叫到辦公室握著你的手,跟你談話了。到底是不是因為“親其師”才“信其道”,答案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開在了我的心裏,那麼明媚、那麼清亮!

萋萋芳草,脈脈斜陽。與你的離別使我悵然若失!因為,我們的情誼經過時間的鍛造醞釀,早已濃釅如酒。

有一天,這張你為我精心挑選的卡片會如秋後的狗尾草,湮沒它的形跡。

但我確信,那暖如春陽的記憶、那彼此含淚的微笑、那指尖觸摸碰撞出的默契、那青春日記裏流淌出的詩行……會如每一季裏萌發的春草,更行更遠更生,令你在多年以後的某個午後,禁不住,莞爾……

這是寫給你的留言,落款是“老師,XX”今天上課時看到你的空位,突然間感覺落款不恰當,對你,我自稱姐姐才恰切。

中考倒計時的牌子已經變成了兩位數,我沒有過多的時間想你了,不過我向同學們發出了邀請,希望你們在中考結束後來我家,我給你們做我拿手的好菜,你,一定要來!

聽你們歷史老師說前天她上課時,同學們唱《同桌的你》送你,你哭的很厲害。我不在,幸好不在。你現在走的路是你自己選擇的,我相信這比坐在這裏等著過獨木橋更適合你。既然是好事,我該微笑著跟你揮手。那麼,就唱一首《一路順風》吧: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們一句話也沒有留,當午夜的鐘聲敲痛離別的心門,卻打不開我深深的沉默……當你踏上月臺從此一個人走,我只能深深地祝福你,深深地祝福你,最親愛的朋友,祝你一路順風……

妹妹,春天來了,讓我們靜靜的等待狗尾草的春天。相信,那一定無比美麗……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7:42Comments(0)康泰旅遊

2015年05月07日

父愛如山

父親是一位鄉村退休教師,一輩子為人師表,學生弟子眾多,在我們方圓幾十裏的鄉鎮裏,甚至在縣裏,知道父親大名的不多,但知道父親是老師的康泰旅行社不少。

六十年代,年輕的父親跟隨大他兩歲的侄兒去山區鄰縣任教,因忍受不了饑餓和寂寞的折磨,又回到村裏當了一名鄉村教師,這一幹就是四十年。如今年近八十歲的父親雖已退休,但老師的人生經歷深深地鐫刻在日常生活的言談舉止中。

爺爺過世早,奶奶守著父親和十多歲的叔父,過著清貧艱難的日子,父親在輟學的叔父和奶奶供養下,讀完了初中,又自修了師專文憑,成了家中頂樑柱。

奶奶臨終前曾拉著父親的手,叮囑要父親照顧好叔父一家,父親對叔父照顧是一輩子的,對我的幾個堂弟、堂妹關照有加,視為己出,如今他們都有了出息。父親常自慰是他沒有辜負奶奶期望,撐起了這個家。

小時候,村裏飲水困難,吃的是窖水,村裏好多孩子都得地方病,父親為我們在鄰村租地蓋房,送我們換“水”吃,弟弟更是被送到十多裏以外有機井水吃的外婆家上學。

父親養育我從童年、到少年,到長大成人,又送我考學奔前程,但我知道,父親守的是寂寞、是孤獨。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父親的一點一滴像過電影一樣浮上我的腦海。小時候,父親曾為我不顧路途遙遠,帶我去縣城觀看那時候我癡迷的電影《賣花姑娘》;帶我逛農村集市為我買一碗羊肉泡饃解解嘴饞;雷雨過後為找不懂事的我跑便家鄉溝溝岔岔;在八十年代為我考學購買補腦汁和葡萄糖補充營養;父親為我……如今面對年邁的父親,我能做是給父親換一臺彩電、購買一部手機、訂一份報刊;教會父親上網;買一件舒服的康泰旅行社衣服,做一頓可口飯菜;帶父親到我工作城市住住。但父親還是願常住在老家鄉下,現在覺得多陪父親聊聊天,拉拉家常才是我最大願望。

父親一生除了教書育人,不打牌、不喝酒、不抽煙,沒有其他愛好,唯一讓他癡迷的就是流行西北地區的傳統戲曲《秦腔》。提起戲曲,父親可以不吃飯,但不能不看戲,退休後每天定時定點,打開電視,那悠揚委婉地戲曲使父親忘記一切,喜怒哀樂全洋溢在戲曲之中。父親說起戲曲段子、戲曲名字、戲曲名家如數家珍,偶爾還能“吼”幾聲。我常慚愧自己不懂戲曲,年少時也不能陪父親認真地看一場他陶醉的戲曲名段。隨著年齡增長,自己也脫離了浮躁,漸漸讀懂了父親,父親一生鍾愛戲曲,享受歡樂、分辨哲理,只有心靜才能悟出戲中的“道”。

父親一生酷愛讀書,關心國家時事。我常常回到老家去,必須小住幾晚,傾聽父親東家長西家短的嘮叨,與父親一起分享時代變革的巨大感受。父親經歷瞭解放前、文革動盪時期,趕上了改革開放好時代,如今近八十歲的父親仍緊緊追逐著新時代的脈搏,他不時就中國夢深刻涵義與我探討、與我交流。

父親一生勤勞,老家燒炕、做飯用的柴禾一捆一捆的,全是父親從附近山上背下來的,有時,我望著我那堆滿柴禾的農家小院,仿佛看到父親就是那山裏砍柴的樵夫。小時候家裏窮,我經常隨父親上山砍柴,對這些經歷我記憶一生,也受用一生,每當我工作遇到困難,就想起小時候的砍柴,一切都不在話下。

退休後父親過上了悠然的鄉村田園生活。在老家院落裏種起了小菜園,豇豆、黃瓜、茄子、番茄十多品種;月季、牡丹、菊花二十多樣;桃樹、杏樹、核桃樹七、八多株。他不打農藥、不施化肥,純天然的農家綠色健康食品,自產的蔬菜、果品,父親自己吃、我們兄弟帶、不少還送給鄰居們。

父親為人正直,在村裏家門是長輩,在鄰居面前也是有威望的老者。有時候他們有解不開的矛盾和糾紛,總要請出父親,父親總能耐心細致一一化解。有時我擔心父親年紀大了,不想讓他多管“閒事”,可父親總說這那裏是閒事,是正事,我只好作罷。

父親是一個沉默的人,他承受孤獨和寂寞,把生活中困難裝在心中,他永遠對子女報喜不報憂。父親從不對我講他的困難,怕分散和影響我的工作,父親患慢性病二十多年,與疾病做了艱苦地鬥爭。這幾年,父親自己有病住院兩次,都不告訴我們。母親患病也是父親全力照顧。父親當老師,年輕時母親管家,父親從不做飯。退休後為照顧病中的康泰旅行社母親,父親學會了擀麵條、蒸米飯、使用電磁灶、洗衣機等。父親還總從他那微薄收入中擠出錢接濟我們兄弟兩人,關照兩個孫子上學。

朱自清散文《背影》,我曾讀過多遍,面對一天天蒼老的父親,我想那不正是我的父親嗎?父親堅強、堅守的背影是我事業奮鬥的源泉,是我生活和工作的依靠。我時常聽著《父親》這首歌,心情激動,淚流滿面;我時常看著《時間都到哪里去了》這段視頻,思緒萬千,久久不能釋懷。山一樣偉岸堅強沉默的父親,粗獷豪放又細心入微的父親,你是我一生永遠的牽掛。

父愛如山。父親的愛就像巍巍高山綿延不斷;父親的愛就像滔滔江河奔騰不息。父親的愛用藍天作紙、大海為墨、樹枝作筆也抒寫不完 ,記敘不清。

如果父親是山,我便是山中那鬱鬱蔥蔥的小草,攀附在山的脊背上,汲取愛的營養;

如果父親是山,我便是山上清脆鳴叫的小鳥,投入山的懷抱,築巢引鳳,生生不息;

如果父親是山,我便是山下那無數的礦山工廠和那密織交錯的隧道,山的無私付出和傷痕,換來我的健康發展和成長,我知道我是山的兒子。

父愛如山。雄偉挺拔,踏實穩健。父親養我長大,我陪父親到老。真愛無聲,愛在心中。愛,就要去做,不留遺憾。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2:11Comments(0)名創優品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