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04月27日

“至”青春


在那顆你我都很熟悉的大樹下,鄭微對陳孝正說“很多人,一旦錯過了就是陌路。真希望愛上一個人就可以一輩子這麼愛下去,就這麼簡單,多好。你答應我,別讓我再等你,我怕我沒有足夠的勇氣一直等在原地,更怕我們走著走著,就在也找不到對方。”關於愛情的電影自己看過了很多很多,但《至我們即將逝去的青春》把愛情電影拍成了很多人的回憶,這種回憶會讓人在看電影開開心心大笑的時候,也不由的想起自己,想起自己那已經失去了青澀愛情。其實你也如她一樣“她來過,她愛過,她努力過,得之是幸,不得是命”年輕時你也來過,你也愛過,你也努力過。但是現在卻依然一個人飄流在茫茫人海中,其實愛就是這樣,得到就是自己的dvd to ipod幸運,得不到那就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

或許你還會在某個夜晚像想起自己的那個時候,但可能也會如同電影裏面說的那樣“再好的過去,回憶的次數多了味道也就淡了”,然後匆匆睡去。這個電影讓自己重新的去認識了愛到底是什麼,生活又到底是什麼?就像阮菀說的那樣“我們才加盟六次,你說能有什麼感情,但是我們要結婚了,他很好,他和我一樣都想找一個結婚的對象!”其實這就是生活,很真實也很勾起很多過來人的沉思。但是當結婚前夕,原來的Claire Hsu愛人給她一個電話,說一起聽演唱會,她又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然後在去的路上……。其實我認為阮菀很幸福,因為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心裏面想到的只有自己心愛的人。雖然這個小男人並不是那麼男人,但那就是愛。你原以為你離開他後就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就算墮胎也會漸漸遺忘。但是當再一次聽見那個在自己夢裏回繞的聲音時,自己會又一次被重新束縛在地球,回到原本已經遺忘的感情生活當中。一個人需要愛情,但一個人更需要生活,假如愛和生活可以同時擁有。其實你的生活不管多麼貧苦,在我看來已經就是你最幸福的事情。能和心愛的人白首偕老“相依為命”,何止用難得二字所能表達得出來的。

在看電影的時候,自己可能也和其他的觀影人一樣,一直都認為那一束“滿天心”只是一個為了愛而花癡的男人送的。當電影漸漸結尾,看著趙世永雙手手抱住一束“滿天心”偷偷的放在阮菀的墓前。一刹那心裏感覺暖洋洋的,原來愛一個人也會如此一般。其實愛也是一種堅持,和一種默默的等待,這種愛有人叫他暗戀,其實我還是喜歡把這一種感情叫做“愛”。雖然我不是很欣賞這種“愛”,就如電影裏面的臺詞說的那樣“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擁有,所以注定得不到”,感覺這樣的人有些揪心的卑微。其實勇敢的去面對,勇敢的fashion beauty去爭取,勇敢的站出來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管怎樣自己努力了,不管怎樣自己光明正大的愛過了,不管怎樣自己還是會繼續愛你。“見鬼去吧,什麼終將逝去的青春,我賭一次永恒!”其實愛就該如此這般,賭一次永恒,那樣才能真的得到你想要的愛。

還是記得鄭微對林靜說是你給了愛情的憧憬,而他卻給了我對於愛情的……。這一段話自己記得好深好深,但是不想寫出來。就像你青澀時候遇見的某個他,過後才真的認識現在的某個你。

“喜悅出於巧合,眼淚何必固執.”適當的放縱自己,讓該來的來,讓該去的去,讓該哭的哭,才能讓該愛的來,該來的愛、來……。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1:05Comments(0)生活百事達

2013年04月08日

心,一絲一絲往下沉


每個人心裏都藏著一個魔鬼,每個人都有瞬間變成天使的時刻,愛上你,就是我的劫難,紅塵難渡,我欲成佛,終歸放不下心裏的欲望,私欲,情欲,愛欲,種種誘惑死死糾纏,於是,我至今留戀在這個喧囂紅塵中,徘徊在這個充滿欲望的大都市,苟且活著。

————題記

陪我上班好嗎?發出這個信息,我就後悔了,憑什麼要求他呢?他現在又不是我的誰,死死的盯著手機,等待回複,就像等待宣判的罪犯一樣,公交車上很吵,怕聽不到信息回複的聲音,於是我緊緊攥著手機,彼岸,寂靜無聲,半晌都沒有回音。心,一絲一絲往下沉。

窗外一陣喧鬧,估計又堵車了,繁華的都市時刻都在告訴你他到底有多麼擁擠,車廂內亂哄哄的,像菜市場,於是,惴惴不安的心情急速加劇,或許你看不到我心裏的失望,但是,一絲憂傷明顯的掛在臉上。

這個死家夥居然不回信息,看來是不想混了,哪一次不是我一個信息他立馬屁顛屁顛的跑過來,看來真的是皮松的曦曦的了,要給他來點緊箍咒什麼的,讓他知道老娘不是好惹的。

老婆,我開會呢。千呼萬喚的信息終於來了,看到信息,我心裏一陣難受,淚水居然一湧而出,一邊掩飾自己的慌亂,一邊急急的控制自己的情緒,老婆,多麼熟悉的稱呼啊,可是,這個時候,我卻覺得那是莫大的諷刺,因為信息那頭,是我離婚快一年的前夫。

對了,我叫白靈,省內一家名不見經傳的一家小報編輯,成天在無所謂的小報社裏早出晚歸,擔任著主編,副主編以及辦公室文員等等等等一系列的職務。說白了,除了整天在外面忙著跑業務的社長以外也就是我一個人,成天呆在暗無天日的小屋子裏,擺弄著各種文字,編輯著各種各樣的小廣告,閑暇的時候也會去散文網,散文吧發表自己的酸詩,偶爾也會在網絡裏和別人打打鬧鬧,聊聊天,看他們把及其崇拜的目光定格在我身上,往往這個時候,他們叫我作家,我以及其憂傷淒美的文風在文網迅速成長,成為散文網淒美憂傷派領軍人物,但那不是真正的我,我開朗大方,個性張揚,雖然年逾三十卻依然打扮的像小姑娘,每天仔細的用黑絲蕾絲編制著小姑娘的夢想,愛情在我眼裏,從來都在正前方,只要我想。

可是我為什麼總忘不了他?惦記著他,是愛沉澱的太清晰?還是企圖挽回些什麼,覆水難收,結局早已經注定,我又何必對此一舉呢?靜靜地捧著手機,卻不知道怎麼回複,既然沒空就算了唄,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沒空和他瞎扯,再說,現在的這個社會,誰離開誰還不活了,狠狠地在心裏說死去吧你,再也不要讓我看到你。

其實我只能在心裏狠狠的咒罵他,因為在別人眼裏,我美麗如雪,溫柔賢惠,性格那叫一個柔弱,一般都是別人黑黑的訓我,我從來都是一言不發,這是我小時候接受我家老爺子訓斥時養成的習慣,通常就在在心裏狠狠的辯解,但外表卻看不出任何端倪,乖乖的站著,老爺子通常會看在乖乖認罪的份上網開一面,要是讓老爺子看出來一絲絲不忿,一頓胖揍那是少不了的。

呵呵,扯的有點遠了,抱著手機,狠狠的用不可一世的口氣回複,從此我和你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幹,永遠不要再見了。

這一次回複很快:不要這樣,這樣可不行,你還是我老婆。抱歉,你說錯了,我現在有老公,但是不是你,充其量你也就是前夫,前夫不是夫,難道你不知道麼?在心裏狠狠地鄙視自己一回,誰離開誰地球還不轉了,去你媽的。找出他的號碼,惡狠狠的按下刪除,那個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就從我的手機裏消失了,心裏,莫名的疼,他就是一袋垃圾,我現在應該感覺像扔掉一堆垃圾一樣,輕松自在了,可是為什麼,我心裏卻漸漸沉重起來。

或許有些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別人都能夠毅然決然的放下,我還在這裏,糾纏什麼,真是一個神經病,白癡,死死的惦記著人家,想幹嘛,既然已經分手了,難道還想藕斷絲連,為現在的幸福生活制造一點點遺憾?不,我不要。

閨密打來電話,說要我逛街,我沒空,今天下午編輯部還是只有我一個人。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2:52Comments(0)生活百事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