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5年05月07日

父愛如山

父親是一位鄉村退休教師,一輩子為人師表,學生弟子眾多,在我們方圓幾十裏的鄉鎮裏,甚至在縣裏,知道父親大名的不多,但知道父親是老師的康泰旅行社不少。

六十年代,年輕的父親跟隨大他兩歲的侄兒去山區鄰縣任教,因忍受不了饑餓和寂寞的折磨,又回到村裏當了一名鄉村教師,這一幹就是四十年。如今年近八十歲的父親雖已退休,但老師的人生經歷深深地鐫刻在日常生活的言談舉止中。

爺爺過世早,奶奶守著父親和十多歲的叔父,過著清貧艱難的日子,父親在輟學的叔父和奶奶供養下,讀完了初中,又自修了師專文憑,成了家中頂樑柱。

奶奶臨終前曾拉著父親的手,叮囑要父親照顧好叔父一家,父親對叔父照顧是一輩子的,對我的幾個堂弟、堂妹關照有加,視為己出,如今他們都有了出息。父親常自慰是他沒有辜負奶奶期望,撐起了這個家。

小時候,村裏飲水困難,吃的是窖水,村裏好多孩子都得地方病,父親為我們在鄰村租地蓋房,送我們換“水”吃,弟弟更是被送到十多裏以外有機井水吃的外婆家上學。

父親養育我從童年、到少年,到長大成人,又送我考學奔前程,但我知道,父親守的是寂寞、是孤獨。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父親的一點一滴像過電影一樣浮上我的腦海。小時候,父親曾為我不顧路途遙遠,帶我去縣城觀看那時候我癡迷的電影《賣花姑娘》;帶我逛農村集市為我買一碗羊肉泡饃解解嘴饞;雷雨過後為找不懂事的我跑便家鄉溝溝岔岔;在八十年代為我考學購買補腦汁和葡萄糖補充營養;父親為我……如今面對年邁的父親,我能做是給父親換一臺彩電、購買一部手機、訂一份報刊;教會父親上網;買一件舒服的康泰旅行社衣服,做一頓可口飯菜;帶父親到我工作城市住住。但父親還是願常住在老家鄉下,現在覺得多陪父親聊聊天,拉拉家常才是我最大願望。

父親一生除了教書育人,不打牌、不喝酒、不抽煙,沒有其他愛好,唯一讓他癡迷的就是流行西北地區的傳統戲曲《秦腔》。提起戲曲,父親可以不吃飯,但不能不看戲,退休後每天定時定點,打開電視,那悠揚委婉地戲曲使父親忘記一切,喜怒哀樂全洋溢在戲曲之中。父親說起戲曲段子、戲曲名字、戲曲名家如數家珍,偶爾還能“吼”幾聲。我常慚愧自己不懂戲曲,年少時也不能陪父親認真地看一場他陶醉的戲曲名段。隨著年齡增長,自己也脫離了浮躁,漸漸讀懂了父親,父親一生鍾愛戲曲,享受歡樂、分辨哲理,只有心靜才能悟出戲中的“道”。

父親一生酷愛讀書,關心國家時事。我常常回到老家去,必須小住幾晚,傾聽父親東家長西家短的嘮叨,與父親一起分享時代變革的巨大感受。父親經歷瞭解放前、文革動盪時期,趕上了改革開放好時代,如今近八十歲的父親仍緊緊追逐著新時代的脈搏,他不時就中國夢深刻涵義與我探討、與我交流。

父親一生勤勞,老家燒炕、做飯用的柴禾一捆一捆的,全是父親從附近山上背下來的,有時,我望著我那堆滿柴禾的農家小院,仿佛看到父親就是那山裏砍柴的樵夫。小時候家裏窮,我經常隨父親上山砍柴,對這些經歷我記憶一生,也受用一生,每當我工作遇到困難,就想起小時候的砍柴,一切都不在話下。

退休後父親過上了悠然的鄉村田園生活。在老家院落裏種起了小菜園,豇豆、黃瓜、茄子、番茄十多品種;月季、牡丹、菊花二十多樣;桃樹、杏樹、核桃樹七、八多株。他不打農藥、不施化肥,純天然的農家綠色健康食品,自產的蔬菜、果品,父親自己吃、我們兄弟帶、不少還送給鄰居們。

父親為人正直,在村裏家門是長輩,在鄰居面前也是有威望的老者。有時候他們有解不開的矛盾和糾紛,總要請出父親,父親總能耐心細致一一化解。有時我擔心父親年紀大了,不想讓他多管“閒事”,可父親總說這那裏是閒事,是正事,我只好作罷。

父親是一個沉默的人,他承受孤獨和寂寞,把生活中困難裝在心中,他永遠對子女報喜不報憂。父親從不對我講他的困難,怕分散和影響我的工作,父親患慢性病二十多年,與疾病做了艱苦地鬥爭。這幾年,父親自己有病住院兩次,都不告訴我們。母親患病也是父親全力照顧。父親當老師,年輕時母親管家,父親從不做飯。退休後為照顧病中的康泰旅行社母親,父親學會了擀麵條、蒸米飯、使用電磁灶、洗衣機等。父親還總從他那微薄收入中擠出錢接濟我們兄弟兩人,關照兩個孫子上學。

朱自清散文《背影》,我曾讀過多遍,面對一天天蒼老的父親,我想那不正是我的父親嗎?父親堅強、堅守的背影是我事業奮鬥的源泉,是我生活和工作的依靠。我時常聽著《父親》這首歌,心情激動,淚流滿面;我時常看著《時間都到哪里去了》這段視頻,思緒萬千,久久不能釋懷。山一樣偉岸堅強沉默的父親,粗獷豪放又細心入微的父親,你是我一生永遠的牽掛。

父愛如山。父親的愛就像巍巍高山綿延不斷;父親的愛就像滔滔江河奔騰不息。父親的愛用藍天作紙、大海為墨、樹枝作筆也抒寫不完 ,記敘不清。

如果父親是山,我便是山中那鬱鬱蔥蔥的小草,攀附在山的脊背上,汲取愛的營養;

如果父親是山,我便是山上清脆鳴叫的小鳥,投入山的懷抱,築巢引鳳,生生不息;

如果父親是山,我便是山下那無數的礦山工廠和那密織交錯的隧道,山的無私付出和傷痕,換來我的健康發展和成長,我知道我是山的兒子。

父愛如山。雄偉挺拔,踏實穩健。父親養我長大,我陪父親到老。真愛無聲,愛在心中。愛,就要去做,不留遺憾。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2:11Comments(0)名創優品香港

2013年08月19日

錦上添花——大美刺繡


刺繡,初識它的時候,一臉驚喜,半卷訝然的樣子,盯著這些絲絲縷縷,千般嫋繞的脈絡像是纏繞著糾葛的人生。或許,我們每個人都是繡娘,或合格,或不合格,但憑人生這塊繡布展現優劣之差。

--題記

對於刺繡這個特定名稱,我的思緒,潛意識地飄進了在唐風宋雨裏:煙雨江南,小橋、流水、人家,伴著春暖花開,在那穿竹石欄邊,一個妙齡女子,翩若驚鴻,名創優品山寨婉若遊龍,嫻靜時,猶如花照水,一個人獨坐在古樸清幽的宅院裏,計上心思,輕挑慢撚地細描著針線,一針一線來回穿梭。

古時,刺繡又名女紅。是閨閣中女兒們必須掌握的一種技能。漢末,便有女子劉蘭芝,"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的德行,出嫁的女子們,如若繡上鴛鴦戲水意表對愛情的美好期願。

而在當下,我們這個年齡,女紅基本是不會做的了,那撚線穿針的嬌態柔姿,恐怕只在莊生的蝴蝶夢裏吧,漸漸取而代之的是各種遊戲、聚會的瘋癲狂燥。

話說刺繡是用針將絲線或其他纖維名創優品山寨、紗線以一定圖案和色彩在繡料上穿刺,以縫跡構成花紋的裝飾織物。相較於當代的時裝行業,刺繡,無疑成為傳統工藝紡織藝術,典雅、大方、自然構結原生態之美。

刺繡的種類繁多,數枚不舉,為人所熟知的莫過於蘇繡、蜀繡、湘繡、粵繡四大名繡。

很有幸來到這家刺繡公司就職,名為緯和刺繡,顧名思義,經緯合謀,穿針引線。如此美好的名字,甚是要一睹刺繡這一項傳統工藝的風采,讓我喜不自勝。

第一天工作,便安排我熟悉公司產品,打開一頁頁圖冊,鮮亮的色彩沖擊視覺,一下子就愛上了這樣的童話世界,單單紛呈的色彩,足以讓我陶醉不已。

輕輕觸摸著這些絲質的面料,細致的紗線,精致的圖案,仿若觸電般敏感與好奇。手指嫋繞著那些質感,溫潤如玉,撫摸便宛如人生那般細密,精彩。

縷縷絲線間交錯橫生,錯落有致,文案栩栩如生,靜靜宣泄在歲月的當口,悄然綻放華彩,大飽你的眼福,大飽你的心靈。

當凝視自己親手做的樣板,目視那些五顏六色的圖樣,輕撫雪紡、棉布、紗質、骨繩、網織、歐根紗、錦綸等各種材質的面料,細撚各種紗線,顏色類別幾百種,絲絲脈脈地環繞在人們的手指間,那麼輕柔,那麼潤滑,那麼賞心悅目。

因為發呆,嘴角泛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突然,發現,這種傳統工藝,在我們的生活中處處可見刺繡的影子。

眼睛,便是發現美的窗口,也是心靈的出口,你若願意,生活大放其彩!

你看看,初夏時節,豔陽高照,大街上,那蕾絲般的花裙子,便如一只只翩飛起舞的蝶兒,招搖著整個夏天;婉約而柔美的衣服上裝點著一條條水溶花邊、網底花邊、繡布花邊,棉布花邊、掀布花邊,經編花邊等等,撩撥起夏花燦爛,驚豔於女人柔美的經血過多風情萬種,婉約清冽的氣質。

那些,懸掛在家中央的窗簾,為你我,攏住家的溫馨,愛的濃妝素裹,一生一世靜好如斯,"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的愛情,執著於"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美好期許。

女人們鐘愛那些貼身衣物,男人們鐘情於它們帶來的柔滑般刺激感,凸顯女人的性感、嫵媚、嬌柔。增添了兩種物種獨特的視覺感官,增進了人類情感的升華。

手指輕緩觸摸到這些花邊,滑至臂彎,雙手,雙踝,迷醉地閉上雙眼,靜靜地感受著溫暖的制作工藝,體貼入微的裁制,用心用真誠滿織,更讓人愛不釋手。

隨著時間的流失,工作的變更,我由一個間接工作人員轉變成一個直接面對刺繡的工作人員。

如此一來,便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接觸刺繡這種前沿產品。

一走進車間,一臺臺現代化機器轟隆隆地鳴響,一針一機一杼地在一張空洞而蒼白的畫紙上塗抹人生的色彩。

但聞機杼聲,思緒漫計從心上,決定好好了解這些美麗的花邊、面料、繡品。才不負我走此一遭。

我走近一看,看著這些繡品,不緊不松地有條不紊地編織著,突然問起車間師傅,"師傅,您為何不把它繃得緊緊的,做起來也方便些,也看起來又會細密些?"

師傅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淡淡地說著"線不能蹦緊了,不然會斷!"說著拿了一塊試樣給我看,你看看,這塊繡品就是次品,因為它的線就斷了,繡花的時候,不能拉得太緊,一回針線就會斷,網格也會拉破,需要一張一弛,松緊有度,方可成就一幅好刺繡。"

聽著他說得頭頭是道,刹那間,悟出來了,其實,人生,不也如此麼?

他還告訴我,刺繡講究方向一致,針要往前走,才會有美麗的圖案,否則,繡錯了一個孔,便是哀鴻遍野,國破山河不在,殘局總是不好收拾的,所以,每個細節都要認真名創優品香港、努力。我想人生亦不能有偏差,一個蒼厥的跟頭,就會留下終身遺憾。

一個人,就這麼漫走在公司的每個一角落,都有不一樣的發現,呵呵,挺好。

在經過樣品煮鍋房時,看見一男子把花邊、門幅丟進滾開的水裏煮著,像是要曆經"上刀山下油鍋"的壯舉,再通過漂白劑或柔軟劑處理,瞬間,轉變成柔美的面料花邊。猛然發現,這柔軟的姿態,漂白的雲彩,翩繾起舞,華麗麗地轉身,嫣然有方,透著迷人的光暈,漫步在多情飄雨的南方,輕然雋繡在如畫似錦的江南碧波橫煙的岸邊,眺望,駐守,沉浮於世……

走進幹淨整潔的後診車間,不由自主地站立在大嬸身後,目不轉睛地望著他們手裏的熨鬥,整燙著一條條皺巴巴的花邊,一會的功夫,熨鬥噴發出一陣陣白霧,在花叢錦鍛中嫋繞地跳起了舞蹈,一聲聲嗤嗤伴著風起雲湧,讓它們蛻變成一條條光滑、平整的藝術產品。有時候我在想,該怎麼樣才能把曲折波瀾壯闊的人生熨帖得平整、順暢呢?

旋即,快步走在車間的風景線上,楞楞的眼神呆在地平線上,苦苦地冥想著,幽幽地思考著。

凝視那些在機器鳴叫中,依然全神貫注的人們,手撚細線來回穿梭,剪著絲絲網網的糾葛,即便灰塵覆蓋在他們臉上,身上,心上,也全然不顧。

望著他們滿臉的的灰塵與疲憊,看著他們滿手沾滿汙垢,目視著他們依然微笑,依然認真對待每一個環節。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讓我淚流滿面。

或許,勞動中的樣子是最美的容顏,那樣的專注和認真的人生態度感染了我。

突然間,腦海裏跳出來一個詞,叫做:大美!

對,大美之色,大美之態,大美樂觀的心態。

而,這樣的美,讓我驚訝地發現了這些來自勞動中的美感,從心底綻放,從刺繡中盛開,像極了牡丹的典雅、大方。盛開在歌舞升平的和平年代,渲染了一份唯美的色彩。

然,這些刺繡,就這麼憑著人們勤勞的雙手,借著人們聰慧的頭腦,仰仗著人們埋頭苦幹的勁頭,華麗轉身,搖身一變,醜小鴨成了白天鵝,便走進了時代的前沿,錦繡著時裝行業的錦上添花。那些柔美而典雅的花朵從畫布走了下來,積澱了中國幾千年來的文化傳統。

時下,各種大型時裝表演,時裝節,無一不穿透著,輕盈飄逸的絲質,與簡約鮮明的弧線,飽滿圓潤的色彩,透著低調奢華間的優雅,恰如其分地搖擺在自信與嫵媚之間;而蕾絲作為短裙或衣服的重要設計元素,在時代潮流裏備受關注,蕾絲的淡雅和婉約,帶來性感美,同時也給人憐愛,配上雪白的顏色,讓你做回王子眼裏的公主,享受被捧在手心裏的呵護。

女人,如花,綻放,妖嬈於花邊世界,纏繞於美感中的觸摸,感受於勞動中的質感,從流年逝水的季節裏,緩緩走來,輕輕地低吟淺唱。

我們,貌似時代的寵兒,是否,擁有足夠的勇氣,懷揣足夠的力量,認真地做一回人生的繡娘,一針一線來回在手指間穿越,拈花一笑,付諸於人生這一條繡布上,織錦著色彩斑斕的圖案,試著心有靈犀於彩雲之間,繪織人生之華章。

因為,針、線,穿梭的不只是布匹,織進去的不僅僅是美麗的圖案,更多的是勞動,是行業,是時尚,是人生,更是人類牽絆的情感,或多或少,或真或誠的思想。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7:51Comments(0)名創優品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