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0日

詩酒人生


酒是糧食精。自古從達官貴人,到販夫走卒,從逢年過節,婚喪嫁娶,到走親訪友,找人辦事,都要設宴喝酒,飲者甚眾。可以說,作為男權社會,大部分男人,一生都與酒有緣,頻頻觸杯。咱中國是禮義之邦,來了親朋好友,或求人辦事,條件再差,也要拾掇幾個菜,備點薄酒待客,古人說得好,無酒不成宴席。酒桌上不喝醉一個兩個客人,主人家有待客不周和不夠熱情之嫌。
我真正喝酒,是從參加工作以後開始的。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趕上經濟條件好轉,小城百廢待興,經濟欣欣向榮,人們精神麵貌也煥然一新。酒館生意特別紅火。中午晚上到處都是喝酒聲,吆喝聲,劃拳聲。那真是:紅樓酒館處處笙歌,大街小巷流觴醉月。到了深更半夜,小城到處都是左搖右晃,東倒西歪,踉踉蹌蹌的喝多酒人。有歪倒在路邊的,有邊走邊漚吐的,有摸錯門鑰匙扭半天打不開門的,還有醉在酒桌送不回家的,甚至有個別酒後撒瘋罵座之人。酒後“酒後無德”,醜態百出,被人理解,也在情理之中。
雖然如此,人們還是樂此不疲。我第一次喝醉酒是在永樂飯店。因工作,中午客戶招待我們。初涉社會,經不住主人奉勸,不勝酒力,喝得吃晚飯,同事都叫不醒,直到第二天早上,還覺得頭昏沈沈的,怏了兩天。記得那時中山大市場中段有家襄渝餐館,朋友們在一起,從中午能喝到晚上。那時興猜枚劃拳,中午,晚上到處都是,”一隻梅呀,哥倆好呀,三星高照,四季發財.......“的劃拳聲。不會猜枚,有包布剪子錘,老虎杠子雞之類決勝負。聽是最有意思是,遇到仙人渡幾個朋友劃拳,如同唱歌,非常好聽。“一隻螃蟹八隻腳呀,身上背著圓圓的殼呀.........“劃拳詞形象生動,通俗易懂,吆喝起來,朗朗上口,腔調洪亮,抑揚頓挫,至今不忘。劃拳增添酒興,烘托氣氛,據說是一種興起漢代的漢族民間的行酒令。其技巧性頗強,給玩者留有神機鬥智的餘地,且因玩時須喊叫,易讓人興奮,極富競爭性。
我遇見幾個嗜酒如命之人。一建公司有個木工師傅,早晚工坊工具旁邊擱瓶燒酒,幹一陣子抿上一口,格外有勁。還有一個算賬的王師傅,到大棉紡工程收方算賬,騎到酒廠門市部,還要下車打二兩老白幹抽抽。社會上有一個叫會軍的,下午太陽半天高,就到老汪大酒店去了,一個人一蝶花生米,一塊豆腐幹,大半斤白酒,能品到半夜,遇到熟人再喝,不倒刃,喝酒從不吃飯。
也遇到幾個酒量大的人。我們單位有個老楊頭,下雪天,能喝得頭發生煙,額頭冒汗,鞋墊汗濕,不倒翁一個。建工局有個姓謝的,塊頭大,體格好,早晨起來,喝半碗白酒隻當漱漱口,兄弟幾個吃團年飯,塑料壺裝的十斤白酒,喝到見底才見收場。九幾年初,有個為咱們小城爭取項目資金的,陪省裏某處長,喝到興頭上,處長開玩笑說。“你喝一杯,我給增加10萬指標。”此人馬上應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嗵嗵嗵,倒滿十杯高腳玻璃杯酒,仰起頭、張開嘴咕咚,咕咚喝起來,喝到第五杯時,處長趕忙攔住道:“好好好,不能再喝了。我給你們追加一百萬就是。”那可真是為了地方經濟發展,舍命陪君子。
喝醉人鬧出的笑話更是不少。一個人喝多回家敲錯門,同事媳婦以為自己丈夫回來了,結果門一開,喝醉人撲到人家媳婦身上,似打開的水龍頭噴吐起來,吐得人家身上、過道都是汙穢之物,兩家為此鬧得很不愉快。有一個喝多半夜睡倒在洪城門路邊,酒醒後自行車,手表和身上錢不見了。還有一個晚上在小巷酒館裏喝多了,出去方便,誤把人家廚房當廁所,主人發現後,還臭罵一頓,屁都不敢放一個,溜之大吉。有人編排了這樣一個故事,罵好喝多的人。說是農村一個人喝醉回家倒在堰塘埂上,酒菜吐了一地,甲魚聞到酒香,爬到埂上吃起來,結果甲魚也醉得不能動彈。醉酒人醒後,揀了一簍甲魚,賣幾百塊錢。
人是感情動物,喝酒更能融洽關係,表達感情的主要方式之一。我們熟知的歷史上,就有很多軍國大事,如杯酒釋兵權,火燒慶功樓等,都是在宴飲中完成的。朋友之間有什麽誤會隔閡,幾杯酒一下肚,相逢一笑泯恩仇,什麽都冰消雪融了。江湖上的小兄弟們,更是在酒杯中加深感情,培養義氣。以前流行的的勸酒詞,“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點”,“酒杯一端,政策放寬。”,雖有不恰當之處,從中可窺見酒對人們思想感情,行為方式的深刻影響,和所起不可替代的橋梁作用。想想我們普通民眾,遇事若沒有酒類添興助樂,人生該是多麽乏味。
酒能激發靈感,活躍形象思維,中國歷代文人騷客,飲酒者眾多。酒後吟詩作文,每有佳句華章。一部中國文學史,幾乎頁頁都散發出酒香。《詩經》的詩句“九月肅霜,十月滌場。朋酒斯饗,曰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描寫了農事之後相聚飲酒的愉快場景。曹操《短歌行》的詩句“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抒發了自己為建立功業、渴慕人才的胸襟。竹林七賢借酒隱晦地表達對統治者的不滿和高蹈遺世。詩仙李白的《將進酒》中“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在豪飲行樂中,深含懷才不遇的憤懣之情。杜甫在《飲中八仙歌》贊頌李白道:“李白鬥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寫出李白狂放不羈的生格。白居易《琵琶行》詩句“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描繪出詩人醉不成歡的淒涼氛圍和同是天涯淪落人惆悵情懷。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於飲酒之際,生發出宇宙無盡、人生有限和萬事達觀的感喟。陸遊的《釵頭鳳》“紅酥手,黃酒,滿城春色宮墻柳”寫出陸遊與唐婉纏綿悱惻、哀婉動人的愛情故事。楊萬裏 “一杯未盡詩已成,湧詩向天天亦驚”詩句,更是因酒寫驚出天地、泣鬼神的好詩。唐伯虎《詠懷》詩中“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樂月下眠。慢勞海內傳名字,誰論腰間缺酒錢?”表現出一副安貧樂道的曠達胸懷和一種詩酒逍遙的人生境界。像這樣因飲酒寫出的名詩錦作的詩人,不勝枚舉。可以說,因為歷史上文人們的愛酒、飲酒、寫作,才使得中國酒文化豐富多彩而又源遠流長。
我們年輕時,有幾個愛好相同的文朋詩友,閑暇時聚會,幾杯酒落肚,飄飄然起來,一幅期高自許,豪氣幹雲,指點江山的樣子。一次不知誰提議附庸風雅,效法古人,飲酒吟詩,吟出來的詩必與酒有關,對不出來的罰酒。第一個說吟道:“酒後乾坤大,壺中日月長。”一個接道:“三杯通大海,一醉解千愁。”一個接道:“酒肉穿腸過,佛主心中留。”第四個吟道:“酒裏看世界,杯中起風雲。”大家問起出自何處?第四個被逼無奈說自己胡謅的,大家連連稱好,胸襟寬闊。另到第五個,一急之下,想起不什麽詩句與酒相關,隨機應變到道:“革命小酒天天醉,這杯不喝對不對。”大家哈哈大笑,喝得非常開心盡興,一肚子不合時宜的情緒和想法,都煙消雲散。後來,大家為了生計,飄流四海,能將愛好堅持到底的,寥若晨星。
隨著年事增長,對喝酒有了更多的認識。有人說酒品如人品,還是有一定道理。一類是酒風不好,嗜酒如命的酒鬼,其人品一般也不怎麽樣;一類是當酒是佐料,這類人一般生性淡泊,與世無爭,飲酒不醉最為高。但要真正達到這一境界,確實不容易;一類是喝酒很豪爽,別人一勸就喝,也不管他理由是否充分,一飲而喝,一喝就醉。這類人是性情中人,性格豪爽,對朋友能肝膽相照,為朋友能兩肋插刀;一類是一開始就跑冒滴漏或以水代酒,這類人愛耍小聰明,做事情偷奸耍滑,為人虛情假意,此種人不宜深交;一類是把酒場當戰場,在酒桌上能做到收放自如,確實是個中高手。他們一般都是生活的強者,能主宰生活,遇事冷靜,有主見,有很強的自我控製能力。
喝酒與年紀經歷更有關係。年輕時喝酒,猶如渴時喝涼開水,不知什麽味,中年時喝酒如薑湯,感受到其中辛辣之味,老年喝酒,如啜名茶,才慢慢品出濃鬱的醇香味道,正如《菜根譚》上所言“花看半開,酒喝半醺”,才最使人把玩徘徊、沈浸回味的境界,在半醺中,品出人生的滋味,為平淡的人生增添些許詩酒意蘊。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20:49│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