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14日

小小煙盒,令人感念



童年,像天上的星星,遙遠;童年的雋景探索40記憶,卻如發生在昨天,明晰依然。記憶中,有關童年收集香煙盒的經歷,令我難忘,感念。

童年,沒有好看的電視,沒有網絡遊戲,閑暇的娛樂就是丟沙包,跳方格,玩抓人等原始的大眾遊戲,除此之外 ,自己的壹個愛好就是收集香煙盒。

煙盒上,有人,有物,有花,有景,有故事。大前門,大境門,八達嶺,皆是名勝古跡;菊花,荷花,牡丹,都是花中驕子;鳳凰,是鳥中之王,駱駝,是沙漠之舟;北京,上海,青島,名字響亮;提到海河、恒大,心想到天津;壹提金鐘、黃金葉,那是河南;東北的人參,迎春,大生產,雲南的春城、雲煙,蝴蝶泉,山東的大雞、哈德門,北京的香山、禮花,都是當地的老牌子香煙。記憶深的是夢蝶煙盒,那煙盒極致的精美,綠色的底面上,壹個古香古色的古典美人,彩衣飄飄,環帶纏繞,做飛天狀,叫人想起了桂花樹下翩翩起舞的嫦娥。石家莊的大豐收香煙,八分錢壹盒,鉆石香煙,壹毛五壹盒,是窮人消費的低檔煙;而中華、牡丹香煙,則是壹般人消費不起的高檔香煙。收集的煙盒,自是以低檔煙盒為主,畢竟是窮人多。因為煙的檔次底,那煙盒就顯得粗糙,而那些高檔煙盒就不壹樣了,質地精良,畫面精美。

昔日,收集煙盒的畫面,就像那陳舊的膠片,在壹臺老式的放映機上放映著,壹幕幕,串成了壹部電影,浮動在眼前。影片中,壹位少年與他的小夥伴,出入在鬧市區的大馬路上,出入在生活區的小商店外,出入在高檔賓館的垃圾點旁,就像電影中的偵察兵,壹雙雙眼睛搜索著目標:發現,定位,奔跑,收獲,興奮。有時,幾個小夥伴同時發現了目標,那奔跑的速度就像田徑場上參加比賽的雋景探索40運動員,爭先恐後,妳追我趕,那最先到達的人,才會是煙盒的真正主人,而當其中壹位得到煙盒後,其他的小夥伴便會露出羨慕的目光,如果是哪少見、精美的煙盒,大家會妳看了我看,壹邊欣賞,壹邊嘴裏會發出“嘖嘖”的贊賞。

收集到的煙盒,我會按人物、植物、動物、地名等分類歸集,放在壹個小木箱裏,保管,珍藏。像集郵愛好者壹樣,看到其他小夥伴有自己喜愛的煙盒,也會用自己的煙盒去換。壹般情況下,如果他也就壹張,是很難達到自己心願的,畢竟那是別人的心愛之物。有時,我也會想些其他辦法來獲取小夥伴的煙盒,比如,我會答應幫助他們寫作業,以換取他們更多的玩耍時間,再比如,我會拿出父親做的木頭槍來和他們交換。

後來,父親去世,家裏生活陷入困境,雖說當年上學免學費,但書本還是要自己買的。別看那壹學期幾塊錢的書費,那是母親給食堂擇壹天的豆角才掙兩毛錢裏壹分分攢出來的雋景探索40。課堂上做筆記,本子沒錢買,便想到了積攢的煙盒。我把壹張張煙盒,用線縫成壹個個本子,用來做筆記。

用收集來的煙盒當本子用,自己心裏壹萬個舍不得,但又無奈,為了學習,只好舍去自己的心愛。開始,用低擋煙盒,後來,中檔的,最後,不得不把好不容易收集到的高檔、精美的煙盒也用上了。當年,那種依依不舍的情愫,曾經很長壹段時間在心裏遊蕩、徘徊,揮之不去。時至今日,想起那些精美的煙盒,還是會有壹種深深的眷念;想起那些做成筆記本的煙盒,還是會有壹種深深的遺憾!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5:49│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