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01日

山水謠



壹.青春青雲湖

大山溝裏出平湖,是我都勻青雲湖。湖水不留半點間隙地纏繞著大山,似山之褶裙般隨風搖曳,山之沈穩水之靈動相得益彰,相較江南的蠡湖,倒也別是壹番風味。不壹會兒,遊人漸次地多了。有開著各式小包車舉家而來的,有三三兩兩的少婦攜子同遊的,當然還是年少人居多。湖畔堤旁山澗間,到處是年輕人的影子,妳看壹對著滑輪遛登而上的少男少女,少年穿著背心壹路沖刺,少女短裙飄飄,壹路爹爹喊累地追逐,無怪乎山側橫臥壹塊大青石:永遠十九歲!這是壹個熱鬧的季節,也是壹個風流的季節。年輕真好!

青雲湖裏鬧騰得歡的還有湖中央的水鳥,萬物春情萌動,水鳥也不甘落後。湖畔是人類的,湖中央就是水鳥們的世界了。細數壹下,當有四對雄雌,它們時而追逐嬉戲,鳴叫著淩波撲騰,優雅地劃岀水花朵朵,武林高手在水面上練輕功,或許是從水鳥處學來的吧;壹會兒又靜謐地在湖面相依偎,相互親昵地理著羽毛,羨煞岸上人。

湖的盡頭山坡上山花爛漫,有兩三個五十開外的男女在那裏種菜澆園,還搭了個茅屋,壹看就是退休族。此舉甚好,青蔥歲月強制廣闊天地練紅心,花甲之年自願廣闊天地種蔬菜,“種菜山湖畔,悠然見水鳥”,算是怡養天年好舉措,值得推廣,不過北上廣的老年人要弄這麽大塊菜地,早就被城管夷為平地了。遐想間,愈發覺得此地山也風流湖也風流鳥也風流,連個帶孫的老漢,也要湖畔橫笛,三步壹吹劉三姐,或許有幸遇上個中國大媽,對對山歌,老死山湖,夫復何求!

二.初識大龍路

二月二龍擡頭,騎著單車去郊遊!“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騎行還未剪彩的大龍路,寬闊的大馬路愛怎麽扭就怎麽扭,我心愜然! 扭到幸福隧道戛然而止,只有沿著施工臨時公路推車前行,腳下壹踩便灰塵泛濫,尤其上上下下泥頭車,鼓足馬力吹得白沙蔽日,苦煞騎行人,在崎嶇狹窄的山路上,無奈被擠得蜷在路側,任白沙彌漫,灰塵肆虐,大車過盡,只留下灰頭土臉人在此發呆。

呆然前行,沿著山路彎彎喘了半個時辰,登高處,祖國西南小城盡收眼底。土生土長五十載的第二故鄉竟還有些模樣。陶然間,擡頭壹抺藍鵲掠過,翩然驚鴻;低頭幾株山花樹,小圓殷紅花兒開,煞是好看。顧不得“嚴禁”,奮身采幾枝,不是說“願君多采擷”嗎,看來可采。此花花葉繁復,不似常見的桃花那麽單薄,把玩手中,壹時竟欣欣然,感時花濺淚,況人乎?正納悶黔山何來梅花,匆忙手機問友人,友人答曰:“碧桃”,多生於華東,為觀賞桃花之極品。詩雲:“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應該是專詠碧桃吧。宋人王十朋雲:“桃李莫相妒,夭姿元不同”,或許王大詩人沒見過碧桃,不然不會這麽造次吧,連大文豪蘇東坡都以碧桃入詩:“水隔南山人不渡,東風吹老碧桃花”!

沈浸在花的迷幻中,見山澗馬兒吃草,詫異白馬下了個棕色馬駒,且白馬又是大腹便便。直覺著馬兒比人類好,想怎麽生就怎麽生,管它白馬棕馬,生出來就好,最起碼沒計生政策之節制,天地任我生,做牛做馬也不枉活壹回。由此聯想到當下失獨家庭,老年喪子又無法生育,無語!

繼續推行間,遇壹捕鳥人,拎著個鳥籠,上前攀談時,對方五十開外,單著壹件藍色中山裝式外衣,敞胸露肚,褲子居然打著補丁。這年頭,還有穿著補丁衣,後悔當時沒拍拍,或許捕鳥人的熱情使然吧,他不厭其煩地介紹他的鳥籠,是個籠中籠,大籠中有小籠,小籠中亭亭玉立壹?鳥,色誘雄鳥進籠也。想想時下網戀、裸聊,與這籠中?鳥何其雷同,男人不上當才怪。

辭別捕鳥人,已行至山頂了,不知不覺間登了壹座山。其實都勻與牛場也就相隔幾重山,隧道壹貫通,開車也就十分鐘的路程,登頂眺望,山那頭龍潭口,山這頭就是牛場火把寨。 正眺望間,見路上騎行壹對小情侶,小夥子挽褲奮力蹬行,小姑娘坐在車架上,挽著小夥子的腰,壹路歡笑壹路歌,羨煞路邊人。不禁想起童謠:公雞帶母雞,母雞笑嘻嘻!不不不,此喻灰暗些了,深感不妥。

從山頂上壹路溜行,就是火把寨了,這路這景這房這樹,壹路向東,儼然壹個新都勻,點贊!

三.醉美大龍路

從龍潭口隧道壹路向東,二十裏山澗變通途,是為大龍路。

再識大龍路,始自隧道口橫幅:“繽紛大道,醉美黔南”。壹直納悶何為“醉美”,辭海成語又無此詞,不覺已行兩三裏,只見壹路兩側山對山。小小都勻城,雲集天下愚公,天南地北口音,每日挖山不止。挖機到,山門開,黔山兀,大道出!此刻登高回首,蟒山腳下小城壹隅盡收眼底。若有山間壹壺酒,喝它個醉意酩酊,左手壹指鬥篷山,右手壹揮老姆坡,登高即興山歌來:“唱山歌來唱山歌,唱個山歌下山坡;大龍大道我不去,找個小妹蹲巖腳!”此為“醉美”註解,歡迎醉鬼搶註。

壹路走來,廣告林立,壹例房地產。無論形象照還是效果圖,金發洋鈕比基尼,管家門童服務員,壹律老外擔綱。如此高樓林立,哪兒去找那麽多老外來買,搜盡都勻山城,除黔南師院有幾位外藉教師外,再無黃毛可尋。想起汶川地震,被救者睜眼壹看,周遭盡是老外,黃發垂髫,笑容可掬。懷疑廣告創意者是否親歷汶川地震,所以有此奇想;抑或“創意”時,先灌幾口老酒,然後意識飄渺,醉意成章,滿紙荒唐!

前行六七裏,兩岸夾山,柏油鋪路,綠樹井然。山盡頭壹片開闊地,座落著幾十戶布依人家。山民們好客,喜歡串寨“吃酒”,大路不通時,常常結伴翻山越嶺串親戚,幾天豪飲,幾天留宿,及至歸去時光,依然翻山越嶺,天黑未歸,壹宿醉臥山崗也是常態。此刻晚風徐來,林濤陣陣,天當被地當床,俯仰天地間,鼾聲大作,狼懼鬼驚,直睡到太陽當頭照,爬將起來,掬壹口山泉水,醉履蹣跚把家還,是為舊時“醉美”。如今大道朝天,騎著摩托走村串寨分分鐘,因為要“開車”,不敢痛飲,微醺上路,只得惜別“醉美”了。

告別“醉美”,在路邊公交站小憩,見身後不遠處矗立壹座石質雕塑,千瘡百孔的,且叫“千孔龍”吧。四周辟出壹片平地,且有龍盤踞,看來又是房開了。這就是開山辟路的好處,山門壹開財源來,省得在老城拆遷,耗費幾倍百倍資金不說,踫上個釘子戶,路中間我房依舊,不失為新城風景哈。

開闊地側有壹深潭,由於挖路加之下雨,潭內黃水湯湯。潭頂石巖上吊下壹方鐘乳石,仿佛山間老龜臨潭汲水,無奈體胖脖短,汲水千年亦枉然。整理照片時,發現潭內居然有兩只白翅翻飛,而且僅此張照片有,壹陣竊喜,定當珍惜,當時忙於拍照,驚飛洞中精靈,打擾了!

大龍路的那頭也是隧道,隧道背著壹座獨山,仿佛綠色金字塔,無怪乎隧道內墻壁路面四處滲水,壓力山大啊!

隧道側有泉自高山下,泉下原為壹汪潭,現在被挖掘機填了,小小銀瀑面臨日益逼近的土石方顯得無所適從,或許將來此處被辟為壹處風景也說不定,到時開發山水遊,要收門票哦。

水流無形,註於隧道為水患,開發於山澗為風景,壹旦人為,處處功利。

行至路盡頭,見土地平曠,新舍儼然,尤嘆壹片杉木湖,白色雕欄,綠樹婆娑,湖水漣奇,周遭些許釣魚郎,洋傘壹撐,釣竿壹摔,洋洋醉美,此樂何及!

四.山寨小馬路

從都勻小圍寨到馬寨,蜿蜒二十裏鄉村路,山對山來寨對寨,恭迎高鐵山寨來!

陽春正月過堯林,為這山間雲霧繚繞之仙境所陶然。薄霧襲來,漸漸地周身漾漾地纏著霧,臉上能感受到霧粒的沁浸,清新仙氣沁人心脾。擡望眼,漫山遍野桃花李花可著勁兒地綻放;林濤或陣列或散裝,霧場春點兵,傲然山澗間!世代傍山而居的山民,家花野花遍地,雲蒸霞蔚是人家。晉有桃花源,我等山民有桃花山,過此仙境,我心飄然!。

此山屬喀斯特地貌,山頂猴王高坐,山腳便是堯林溶洞。二十年前遊覽過,洞長三四裏,有天庭三十余處,壹條40余米長的鐘乳石龍脊、脊骨、鱗片清晰可見;壹尊石幔從高處垂下,仿佛銀河天落;壹道銀瀑自天而降,註入洞中暗河,水長2000平方米,可洞中泛舟,加上各色燈光,宛如魔境。如今“由於經營不善”,洞口居然壹片狼籍。如此良景,過於利益驅使,被弄成這般模樣,當反思了!據說有關部門醞釀重開溶洞,祝福了!

行至茅灘見吊橋,兩條鋼纜吊著鐵網,網上再鋪以厚鐵皮,徘徊不敢過,笑煞山裏人!妳看那白車白裙小姑娘,宛若劃著白弧線,恍惚間,人車已在橋那頭!看得我等汗顏,便鼓起勇氣上橋,人晃橋亦晃,壹步壹嘭嘭。行至橋中央,人已是太空步了。平步淩太虛,佑我莫作落河人!壹俟踏上堅實的土地,不禁山呼:踏實的感覺真好!

翻過壹座山坡,眼前山川蔥郁水清清,農舍田壟兩相映,好壹幅山水田園寫意圖!由此記住了這個美麗之所在:塘缽寨。春天是生長的季節,萬物勃發,春意盎然。妳看那麽坡上樹,滿樹蔥蘢,壹樹沖天。如此雄起,不愧“萬年青”!還有這山巒田壟路邊俯拾即是的映山紅,肆無忌憚地怒放它全部的紅,毫不吝嗇地獻出它全部的艷,見此不禁生憐了!正顧花憐惜間,見壹排新竹,初春才春筍,仲春已參天。那嫩嫩的綠、嶄嶄的新,預示壹切都是新的,壹切始元元,撩得花甲觀竹人,徒生羨竹情!

行不多時,眼前壹片松崗,林蔭蔽天。松林斜坡上,未被山民采摘的野生厥菜壹片片,森然隊列,極具幾何美。厥菜又叫龍爪菜,屬鳳尾厥科,弄點野蔥再用糟辣生拌,嚼起來生脆且野香滿口,還可以減肥,山野美味喲。此處山路遙遙,要是在城郊,早已釆光光,也就沒有當下列隊整齊小風景了。 佇立松林間,斷無塵世喧囂,惟百鳥之鳴唱令人癡迷,妳看樹上壹對冤家,山民稱“戴帽雀”,不知何故,壹只生氣了,另壹只在那裏哄勸,半晌不見效,兩背相向,互不相理,不過壹只已怏怏。

蹬行半個時辰,已是汗涔涔了,路旁林蔭處,直木參天,鳥鳴揪揪,壹片綠的天堂,且讓我獨享這天然氧吧的便宜罷! 正涼快的辰光,迎面揺來壹輛馬車,車上老農斜倚筐,瞇著眼聽山歌。都勻山歌曲調悠長,歌詞朗朗上口:今天不知妹要來,沒有打掃都勻街;擡根板凳請妹坐,等哥洗手倒茶來...不由跟著哼哼,壹會兒便到了馬寨月亮坡,這兒便是正在擴建中的高鐵都勻東站,終於睇見貴廣高鐵了!流線型車頭倏忽而過,躊躇間,動車已在三山外。山對山來寨對寨,恭迎高鐵山寨來!

高鐵動車倏忽過, 山寨的壹切又恢復了平靜。返程小馬路,小河照樣彎彎,河水照樣清澈見底。坡上照樣牛兒壯馬兒膘,鴨兒邁著鄉紳步,壟上慢慢搖。山民們照樣晃晃悠悠過吊橋,夫妻照樣腰別柴刀砍砍砍。實在有個三長兩短,不是還有隨處可見的“擋箭碑”嗎,那可是山民祈求“長命富貴”的圖騰,“箭到石擋,弓開弦斷”,佑福山寨人民!

五.黔人山水謠

“孟夏之日,天地始交,萬物並秀。”抓住春的尾巴,與家人驅車郊遊。

昨夜滂沱大雨,洗盡鉛華。徜徉青山綠水間,天地澄徹,仙霧飄飄,林木更綠了,農舍更白了。妳看那鐵絲網上綻放的紅薔薇,打著紛繁的朵,群簇著渲泄它那絢麗的自然紅,不愧紅五月了。紅薔薇花香誘人,花語代表愛之熱戀。熱戀中的女人本來就弱智,怎禁得男人壹朵紅薔薇,紅五月裏紅薔薇,花本迷人人更迷,迷迷糊糊地就跟著男人上路了。

別了紅薔薇,又見崗上松。古語雲:“萬物至此皆長大,故名立夏也。”這蔥郁向上的馬尾松的梢,不正是孟夏之長大麽!詫異松的陣列,是否也“雄州霧列,俊采星馳”,這比喻哪跟哪?緣於近日品讀《滕王閣序》,潛意識中自然流露吧,抑或還沈浸在紅薔薇的迷幻裏,想來不禁竊笑。不過萬物生長斷非壹帆風順,林深處高聳入雲的那幾顆松樹就沒那麽幸運了,應該是雷電擊中的吧,抑或UFO所為?網媒報導貴陽都溪林場歷年受“空中怪車”摧毀,“松林被成片成片地攔腰切斷,…有的斷樹之間又有多顆安然無恙。”那攔腰弄斷的模樣決非人力所為,不禁敬畏天怒的神力了!想想有人非要與天地爭短長,什麽“冬泳”,什麽“登頂”,名曰“征服”大自然,壹場雪崩想逃也來不及,悔乎?悟乎?

壹路風景壹路歌,路上新辟壹處山墻,地理學上稱為“褶皺山”:“是指巖層受力發生塑性變形,產生的壹系列波狀彎曲,它是地殼運動產生的強大擠壓作用形成的。”科學解釋枯燥吧,不如謂之“山之裙”:山鬼佇立山之阿,總要有衣裙吧。

負重壟上行,忽見前方壹群長尾巴鳥在嬉鬧,壹數竟有七八只,匆匆扔下行裝,悄悄趨前偷拍。此鳥為紅嘴藍鵲,多棲息於松崗田壟間,雖在郊外多次遇見,但頂多壹雙壹對,且很難接近,見人就飛。此次壹下子見到七八只在那裏群起喧鬧且不懼人,倒是鳥不吃驚人自驚了。驚喜間,壹口氣又是照片又是視頻地攝了個夠:妳看那紅白藍黑相間的尤物,鳥鳴嘈嘈,振翅翻飛,壹尾長羽淩空劃著流線,煞是翩翩。詫異這鳥兒今次為何如此膽大妄為,我想除了此處鄉下,少有生人,民風憨厚鳥也淳樸外,應是群鳥發情,在宣示配偶爭奪權。不然不會如此忘情投入,全不顧遊人,也太不把俺家放在眼裏了吧!

過小橋,來到壹片石灘,見早有戲水人。昨夜壹場雨,河水上漲了,原本打算涉水到對岸平闊處的計劃就此泡湯。不過小夥子們卻不管這些,正是在姑娘們面前秀肌肉的好時機,撲騰兩下就遊到對岸去了,姑娘們也按耐不住,挽起褲管試著涉水,行進兩步又退了回來,無奈只有撿些片石扔河面,看誰浪花有幾朵。“爾其纖腰束素,遷延顧步。夏始春余,葉嫩花初。恐沾裳而淺笑,畏傾船而斂裾。”梁元帝的句子絕了!不過壹千五百年過去了,現在的女性可沒那麽內斂。不遠處另壹群嬉鬧的男女,鬧著鬧著就鬧到河裏去了。壹襲黑衣從河中走來,照例“纖腰束素,遷延顧步”,只是喜沾裳不斂裾,壹任落湯流,嬉笑更歡了。

夏始春余山水間,看我黔人山水謠。

六.山泉賦

水,這無色無味且透明的精靈,這孕育萬物的生命之源!

水靈靈的樣子,定是贊女人之美;上善若水,定是譽君子有德。

人,75%為水。失水10%威脅健康,失水20%威脅生命,足見人與水如“軍民魚水情”,須臾不可離。

“壹方水土養壹方人”,記得小時候,就著水龍頭喝壹口自來水,清洌甘甜,沁入心脾。幾十年的光景,休養生息,人滿為患,壹方水土嚴重透支,水龍頭裏出山泉的小城故事,已成塵封的回憶,昨日不再了。

歷數當下飲用水“七宗罪”,水垢為首。壹把新壸,燒水沒幾天,壺底白花花壹片“水鍋巴”,曰“水垢”,為鈣、鎂等重金屬離子之存在,長期飲用易得結石。

我誠何過,我又何辜,憑麽“被”喝結石水?於是乎,全城人民自發掀起尋水熱,青雲湖畔有她們倔強的身影,山澗小溪有他們尋覓的腳步。尋水之樂,仿廬陵歐陽修以記之:山行三幾裏,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於澗間小溪者,山泉也!擔水之意不在水,在乎健身也。健身之樂,得之心而寓之山泉也。挑了水又健了身,大汗淋漓,豈不快哉!

所謂山泉,“是流經無汙染之山區,經過山體自凈化作用而形成的天然飲用水”,陸羽《茶經》雲,泡茶之水,山水上,井水中,河水下。古人曾譽山泉水之“八大功德”:“壹清二冷三香四柔五甘六凈七不饐八蠲屙”,贊美山泉水清澈透明、甘冽香潤,少雜質無汙染,藥補不如食補,食補不如水補,水乃百藥之王。

“蛙聲十裏出山泉”,空山新雨,鳥鳴揪揪,水流汩汩。汲水間,遇山民,問及此處水如何,山民壹臉驕傲表情:“我們幾輩人都喝”,山民有福了!

尋水回來,迫不及待燒開,只見壺底清澈,鮮亮如初。泡上壹壺“都勻毛尖”,喝點人體必須的微量元素和礦物質,珍愛生命,遠離水垢結石,降降壓醒醒腦,我誠何德!我又何福!

七.湖光山色,大道黔南

從都勻鳳凰壩直走高鐵站,三十裏路山河,掘起壹片新城,是為黔南大道。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隨父母“建設大三線”到都勻大坪,“備戰備荒為人民”。如今樓前幾株楓樹在,得兩人環抱才可,只是物是人非,昨日不再。猶記兒時大坪路,黃土山砂鋪就,路面寬不過三四米,甲殼蟲似的公交車,卷起壹路黃塵,彎彎拐拐壹路搖滾上都勻。最憶牛場兩道坡,波浪型遛坡,如飛機降落,心跳驟落,壹陣眩暈。如此免費過山車,至今難忘。

老路依舊在,已成鄉間小道。新建的黔南大道,剔除彎彎拐拐,瀝青鋪路,路面整潔寬敞,標誌清晰,壹排排路燈井然,連路名也霸氣:黔南大道。

騎行幾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壹路留意公交站名,愈留意愈困惑,幾處站牌各說各的不說,命名大多抽象概念化,諸如“黔南印象”,意指“花椒地”,抑或何處飛地,迄今不明就裏;再如“宏際?夢時代”,不就是牛場嘛,與趙麗蓉所說“群英薈萃就是大蘿蔔”的道理是壹樣壹樣的,何苦似夢非夢,雲裏霧裏,累了起名者,苦了尋路人。

摒卻地名困擾,來到壹處山窪,見蔥翠林木擁著兩處殘垣,仿佛壹幅畫,淺具殘缺美。這裏被人類遺棄,卻是知了天堂。著我壹樹高枝,聽我知了歌唱,高聲嘈嘈如裂帛,低音切切正私語,蟬間幾重大合唱,響徹蟬鳴灣。這是蟬的炫耀,也是蟬的祭曲,夏天壹過,蟬命終結,蟪蛄壹秋、蟬鳴壹夏,小年不知大年,萬物幻化無常,認命吧。

從蟬鳴灣前行不遠,見路邊排水溝渠側玉立壹雙高樹,兩樹如壹株般交莖連理,亭亭如蓋。壹時不知何樹,且叫它“合歡樹”,抑或“連理枝”?壹路走來,路上的樹名都很好聽:銀杏、紫薇、雪松,還有八月桂花。人類不愧命名高手,“合歡樹”也早有命名,在此借用,恕不奉還了。妳看那臨風壹株,風雨浸濕全不顧地護著另壹株,不愧樹中偉丈夫,誰雲草木無情乎?抑或兩樹相依狀感動修路人,破例未加砍伐,留得壹處美景。給修路人點贊!

建成壹條路,山峽出平湖。黔南大道搶眼處,除了拔地高樓,當數杉木湖了。“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東坡居士的詞,借以形容杉木湖,似乎很貼切。湖水蜿蜒小丘間,山色湖光兩相映,遠處高樓近處人家點綴其間,還有這平鋪蕩漾著的滿湖的綠,天成地組合,宛如壹幅畫。

四十年來家園,三十裏地山河,美了山顏,換了人間!



Posted by canturyplant at 14:51│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